超級狂醫在都市全部章節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夏目小姐
作者:兔子英雄的小說
    如果可以的話,朝武晴明這輩子都不想開口求莫凡,但正如莫凡所說的那樣,土御門夏目所受的傷,恐怕真的只有他能治了。

    那可是鬼魅造成的傷口,尋常的醫生又怎么可能治得好?

    “該死的,這破地方鳥不拉屎,實在找不到醫生了,讓你來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朝武晴明咬了咬牙,極不情愿地說道。

    莫凡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快點,你要是治不好,我一劍劈死你!”朝武晴明氣得臉都綠了,要他向莫凡低頭,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你?”莫凡輕笑一聲,淡淡地說道:“你打得過我嗎?”

    “打不過,但我會跟你拼命!”

    朝武晴明額頭上青筋暴起,拳頭攥得嘎吱作響,他死死地盯著莫凡,眼神中充滿了決絕之色!

    “噢?”

    莫凡難得露出了幾分贊賞的眼神,淡淡一笑道:“不錯,勇氣可嘉。 ”

    “別廢話了,快為御子大人治療,快!”

    朝武晴明走到土御門夏目的病榻前,看到他那慘白的臉龐,又是一陣心急如焚。

    莫凡看了一眼土御門夏目,露出了淡然的微笑:“不用著急,只是一點兒小傷罷了!

    朝武晴明冷哼一聲:“小傷?你話可別說得太滿了,要是到時候治不好,我絕不會讓你好過!”

    “放心,我說治得好,那就治得好,治不好也得好!

    莫凡微微一笑,話語之間展現出強大的自信。

    以他現在的醫道境界,幾乎沒有什么病癥傷痛可以難得倒他,縱使是被鬼所傷,莫凡也能醫治。

    輕輕抓住土御門夏目的手腕,莫凡扣住了他的脈搏,細致地感應著。

    雖說現在的他,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知曉患者的情況,但某種層面上來說,莫凡是很追求完美的一個人,他不允許自己的診斷有哪怕一絲一毫的錯誤。

    同時,這也是對每一個患者負責的表現,行醫之道,事關患者的性命,自然是半點也不能馬虎。

    更何況眼前的這位無胄盟的御子,對于莫凡接下來的計劃而言非常重要,就算朝武晴明不開口,莫凡也絕不會放著他不管。

    “嗯?”

    一番查看后,莫凡神色微微一變,嘴角不由翹起,旋即松開了手指。

    “如何?”

    朝武晴明緊張地問道,剛才莫凡診脈的時候,他一直在屋子里瞎轉悠,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外傷好治,毒素也容易清除,只不過……”莫凡沉吟著拖長了聲音。

    “哎呀,別賣關子了,快說吧,只不過什么,是不是你不能治?”朝武晴明一下子就急了,沖著莫凡一通大喊。

    莫凡平靜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你家御子的體內,藏著一股邪氣,而鬼物咬傷他之后,在傷口上留下了一種鬼氣,原本驅散鬼氣不是一件難事,但他的體質特殊,邪氣將鬼氣吞噬,兩種氣息混雜在了一起!

    “他之所以到現在還昏迷不醒,正是這兩股氣息,在他的體內交纏不清的結果!蹦草p輕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你……你竟然,能看出御子大人體內的封?”朝武晴明驚異不已,同時壓低了幾分聲音,抬手布下了一道結界,隔絕聲音。

    他們此刻正位于天守閣中的一處別院,原本是被根本正介當做茶室,偏僻而幽靜,非常適合養病。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股至陰至邪的氣息,就是你們的殺手锏,我說的沒錯吧?”莫凡坐了下來,捧起一杯清茗,輕輕地抿了一口。

    “哼,不是!”朝武晴明毫不猶豫地否決,冷冷地說道:“我無胄盟的底牌,又怎會被你看穿!

    “那我將他體內的鬼氣,連帶邪氣全部祛除也無所謂嗎,這樣做的話,她立刻就能醒來!

    莫凡嘴角勾起一縷玩味的笑容,平靜地看著他。

    “不行,絕對不行!”

    朝武晴明頭搖得向撥浪鼓,一口否決掉了莫凡的提議。

    若他正允許莫凡這么做的話,土御門夏目醒來之后,絕對會把他大卸八塊!

    “那就很難辦了,你也知道兩種氣息混雜在一起,想要分離開來,這已經不屬于醫術的范疇了!蹦簿従彄u頭,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朝武晴明狠咬牙齒,恨不得上來撕了眼前這個欠揍的家伙,看莫凡的語氣,他分明就是有治愈的把握,卻故意做出這幅姿態,顯然是想從他們的手里多得到些好處。

    “只要你能讓御子大人醒過來,無論任何條件,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可以答應你!”

    朝武晴明,低下了頭,攥緊拳頭,一字一句地說道。

    他已經豁出去了,反正如果土御門夏目醒不過來的話,這一次的鬼域之行也必定失敗,眼下也只能寄希望于莫凡身上了。

    “任何條件,你可以替你家御子做決定嗎?”莫凡露出一絲懷疑的笑容。

    “這……”

    朝武晴明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算了,我想無胄盟的御子,是不會恩將仇報的,你先退下,我會替他治療!

    莫凡喝光了茶水,揮了揮手,示意朝武晴明暫且回避。

    “不行,我要守在御子大人的身邊!”朝武晴明搖頭,一步也不想離開。

    “這我可就難辦了,我不喜歡給人治病的時候,有人看著!蹦舶T了癟嘴,露出一個無奈的手勢。

    朝武晴明冷哼道:“好吧,但你要是敢做什么小動作,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放心吧,我不會占你家御子便宜的!蹦驳恍Φ。

    朝武晴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甘心地走出別院,關上房門,如一尊門神般守在那里,不許任何人靠近這里。

    莫凡走到土御門夏目的身邊,搖頭輕笑道:“失禮了,夏目小姐!

    解開土御門夏目的衣袍,白嫩玉潤的肌膚便暴露在空氣之中,雖然她有心偽裝,連聲線都用特殊的方式改變了,卻瞞不過身為醫者的莫凡。

    這位無胄盟的御子大人,竟是一位二八芳齡的少女!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