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想當影帝 第一百二十二章 日常(第三更)
作者:油炸大金的小說
    大別賽初戀,小別勝新婚。

    明仔精氣充沛,體力飽滿,狀態正佳,小姐姐也憋了三個月

    180°的躺,90°的坐,搭一架,只有一二象限的坐標系;

    然后在基因里,植入一場突變。

    一整晚,可謂狂風掃落葉,雨打爛芭蕉。

    所以床笫之歡有什么不好。從寬衣解帶開始,步步都是疼愛的意思。一下一下只重不輕,銀色放浪全交給你

    “天亮了”

    “嗯!

    “我待會還得拍戲呢”

    “請一天假唄”

    奶蕭嘆了口氣“也只能如此了你怎么好像變了一個人”

    “呵呵,這才是我的完全體”

    “啊”

    “沒事”

    腎氣充沛的少年,你值得擁有

    沈明在澳門呆了三天,夫妻雙方都已經精神飽滿,然后他回了上海

    他還有家公司呢。

    但丁匯報工作。

    今年明輝主控投資的電影項目不多,已經發行的只有一部時空戀旅人

    公司的人倒也不急,暑期檔的兩大作品火星營救、堅如磐石,都有明輝的投資;

    “時空戀旅人最終票房18億”

    “看來雞湯類型還是很有市場的!

    “對,幾個編劇都這么想的”

    “讓他們照這個路子打造幾部劇本!

    但丁點了點頭,然后才問“明哥,你最近沒有劇本嗎”

    “有,但我不想拿出來!

    “為什么”

    “我想留著自己執導”

    這趟旅行,沈明翻看了很多老司機留下的劇本,他最喜歡的就是天使愛美麗,全心全力關懷他人,總比自怨自艾來得好

    但這個電影需要一個有點神經質的女演員,畢竟現實中有人做艾米麗的事情,會被人當成神經病

    “好吧,那我先出去了”

    但丁笑了笑,離開辦公室

    沈明斗志沒有消失,他就放心了

    碰到陳旭,沖他做了個豎起大拇指的動作,后者也笑了起來

    陳旭也很擔心沈明的狀態。

    畢竟沈明太順了

    明仔跑到芬蘭窩了快兩個月,當然有所領悟。

    其實,到了他這個程度,演戲已經成為生命的一部分。

    如何更進一步

    必須要讓自己享受過程,松弛起來

    最淺層的表演是模仿,按照劇中人物的喜怒哀樂,把表情模仿出來。

    像那種沒有表情、面癱的演員,連基本的模仿都做不到,或者特別浮夸,一點都不走心,不能稱之為表演。

    其次是塑造,根據人物的性格塑造角色,融入到角色之中,這樣的表演就有了神韻,有了立體感,不至于僵硬。

    最后是融合,把演員和角色完全融合在一起。

    塑造還是兩個人,一個演員一個角色,一不小心觀眾會出戲,融合是表演和生活在一塊,不需要多說,一抬手、一個眼神都是戲。

    觀眾看了后覺得演員就是電影里的人物。

    沈明仔細回想,總覺得自己之前的戲要么用力有點猛,要么放得不夠開

    還是在演戲

    但如何更高一層呢

    真實感

    所謂的真實感就是松弛起來,讓人看起來你就不是在演戲,而是在做自己

    其實,松弛感的源來,還是演員本身的自信心

    你不夠自信,就很難松弛起來。

    “小明,明仔你在想什么呢”

    “沒什么,”沈明夾了一口菜,岔開了話題“博哥,封神七月上映”

    一個人呆的太久,很容易就會陷入自己思考

    “嗯,火星救援八月”

    沈明點了點頭“七月底差不多八月!

    黃博問“怎么樣”

    “電影”

    “對”

    “非常不錯,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沈明對火星救援還是有信心的,畢竟那玩意他參與了編劇,后期方面,他也有過問,有著航天局的加持,很硬

    不像緊急救援,那玩意真的就沒劇本啊

    “那你覺得能拿多少票房”

    “我哪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話,就不會演緊急救援了”

    黃博看了眼沈明“這個誰也沒想到啊”

    “唉倒霉催的”

    緊急救援之后,沈明的名聲確實有一點影響

    觀眾期待他能帶來更大的突破,可是,緊急救援整個故事完全套路博納主旋律商業敘事,演員沒多大發揮空間

    黃博很有經驗“都有這天,瘋狂的外星人上映后,一堆人說我不會演戲”

    呃,不是說他不會演戲,是說他連續幾部影片看不到進步

    一出好戲、瘋狂的外星人,包括之前的尋龍訣,給人感覺有點重復

    尤其是瘋狂的外星人,感覺沈藤的表現明顯壓過了黃博,后者的表現空間明明比前者要大。

    都一樣,群眾期待值太高了

    誒,流量明星演得稍微正常一點,就有一堆人幫著吹噓,到了沈明、黃博這樣,除了不能有失誤,平穩發揮都不行

    “還是極限挑戰惹的禍”

    “對”

    黃博瘋狂點頭

    違和感的來源應該是極限挑戰,大眾對黃博更了解了,演員走出了屏幕展現了真實的自己,大家會覺得他演的形象總是有自己本身的影子。

    “所以,我現在就徹底不上綜藝了”

    “我不行,擔著人情”

    人情債

    這種東西很難說的。

    中國有句古訓,叫“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人情債是最難還的。

    “只能說你太重情重義,你像我,找個理由不去就行了”

    沈明嘆了口氣“我在歐洲待了三個月,最開始公司各種找我,仿佛離開我,公司就沒法正常運轉了,我也很想直接回來!

    “可是,我就忍著沒有回來公司繼續做事,有我沒有都一樣”

    “我就覺得自己也不是那么重要,什么中國電影的希望,都是屁話吹捧而已,我就不信一檔節目沒了我,就辦不下去”

    “演員的作用,最多只能錦上添花”

    黃博白了他一眼“我還沒到讓你教育的程度”

    “我就隨便說一下”

    “你跟我不一樣,你公司自己制作電影的能力,我那公司,全靠我”

    妙書屋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