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來襲之三生石 第二百三十九章前面有東西
作者:海的柔情的小說
    這并非是我開玩笑,而是真的,就這種事,他要是真的能安慰我的話,也許早就說了,不可能到現在,還讓他們這些人一直都蒙在鼓里,原因無它,我不知道該怎么開口,還有一個關鍵比較重要的,那便是,他們不理解我現代的心情,因此,我還是不說的好,他們愛怎么想和我沒有任的關系,再者,他們所說的話,我也不愿意聽,我這個人,就算在接受不了的話,也得聽下去,最其碼,這是對他人的尊重,同時也是一個面子的問題,我總不能讓人家丟面子吧這以后,萬一在有的機會合作的時候,想起來這么個事情,慘的可就是我了,人家拿這個事為理由,不答應,我又能如何

    “唉”說不清道不明的事,就先讓它這樣吧我還是先做好自己眼前的一些小事吧至于以后的,來到我的身邊之后再想辦法,提前想好,擔驚受怕,小心意意的過每一天,我并不想這樣,所以啊我還是先把這具尸體運回去以后,接著在去看一看胡天軍,到底是什么原因中的毒,也不知道醫院的技術手段,能不能從中看出來一點問題呢畢竟,我又沒有在哪里長時間上過班,因此,具體怎么樣,我還真的不知道

    想到這里,我的眼睛里面掉出來了眼淚,以前有小胡在的時候,不懂的事情還可問問他,但,現在不行了,他已經被人給抓走了,只有我把救回來才行,要不的話,這一切只能有四個字來形容“癡心妄想”

    這并非是開玩笑,而是真的,畢竟這種事情嗎就算我想玩笑,那也是不行的啊所以啊只有等著,我把他安安全全的救回來才行

    “胡天軍是一個怎么樣的人啊”我跟她接觸的時間并不怎么長,還不如王毅呢畢竟人家天天在一塊上班,而且還是一個辦公室的,這要是在不知道的話,我直接找一個地縫鉆進去得了

    聽到我的話后,王毅看著前面的方向,想了好大一會,他也不好知道該怎么說,畢竟這種事情嗎讓他說實話,那就有點不好了,人家還在醫院里呢自己就擱著說不好了,這要是萬一半夜跑到自己家里去,怎么辦,所以啊他想了想,還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怎么說不出來嗎那算了”既然他肯說,我也不能逼人家,只等著以后再問吧

    “胡天軍不行,可李一成,我還是能說的,雨柔姐,你要不要聽一下”王毅準備把李一成的事情給說去

    距離回到警局,怎么著也得有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吧所以,他打算趁著這段時間里,把知道的事情都說出去,反正也沒有什么事情,再加上后面還我有一具尸體,他不害怕,那是假的,所以說說話正好可以分心,因此,這樣子做,對于他來說,好處要別好處多的多

    聽到他的話,我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別人,我還想知道一些,可,李一成就算了,我雖然跟他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大概也知一些,他跟高曉東,差別幾乎沒多大,也就是個子體型,脾氣等等,不一樣之外,其它的都一樣,沒啥區別,所以,提到他,便讓我想起了高曉東那個家伙

    說真的,他給我第一印象不怎么好,但,也就只能這樣了,以后還有用到他的時候,這也是說不定的,畢竟,他的關系網,要比我大的多,萬一有一天用到了呢所以說,我只能在心里想想罷了,當著他的面,我并不敢,原因無它,他的那個徒弟現在,我這里

    幸虧他忙,沒時間來找我事,不然,我不知道該怎么應付問題所在

    他收的那個徒弟,以放養的方式為主,不行的,必需得是魔鬼訓教才能行,但,以目前的她的這個狀態,不能說受不了,恐怕,第一關就過去,再者,她什么也不會,就連最基礎的畫符都不會,這真的是沒話可說,也不知道,高曉東那個容人,當初的眼鏡瞎到什么成度,才會選擇這么個人呢

    “唉”他的事情,我還是不要管了,畢竟,我只是一個外人而已,想要插手,不行,不是一個道上的,也不是一個修為,因此,比較麻煩一些,但,并非沒有辦法,只是我不想指點

    李子涵,陳一生跟我的關系,還不錯,他倆要是讓我指點的話,我去會全部的交給他的

    聽到我的話后,王毅搖了搖頭,一句話也沒有再說,他已經沒有話題在往下聊了,人家既然不愿意聽,自己要是在說下去,這就是不要臉

    一路無話,半路的時候遇到了李曉雪,我讓王毅靠邊停了一下車,我穿過車群,來到了她的身邊,往眉心的方向看去,一股黑氣,不多,也不少,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她遇到了什么不干凈不成,不對啊,現在還沒到12點呢鬼氣也算太重,怎么會有臟東西出來呢不行,我得問問到底是看了什么不該看的東西,不然的話,一個正常的人身上是不會有這個的

    “曉雪姐,前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我之所以這樣問,那是因為,我看向了前面此刻正有一堆人圍著,我的眼睛又不瞎,自然,全部都看到了眼里

    正是如此,我才會問出來這么一句話,我雖然沒有往那個地方去吧但,我還是能夠感覺到,哪個地方好像有一個東西,具體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猜的對呢所以啊,我知道的也就只有這么多了

    聽到我的話后,李曉雪看著我的眼睛露出來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她的心里在想,胡天軍說的是真的,世界上還真的有修煉者,看來,那不并非封建迷信,而是真實事件,怪不得,有些案子弄不清楚呢原來就是這么回事

    要是真的這樣,就是有點不好辦了,原因無它,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把警局里頭的所有之人都叫上,也不一定能打過人家,畢竟修煉者的身體強度,那可唯是超高的

    “你怎么知道的”此刻的她,說話有些不利索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