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兩只蝴蝶舞千年
作者:李醴離的小說
    在古玩市場,郭謹之走進了一家門面不大的玉器商店。她在柜臺前徘徊了許久,也沒看中一件玉器。老板是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高大的身材,卻長著一副細巧的五官,讓人看了書生氣十足。

    身材還算標準,可惜的是已經早早地謝頂。那老板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在他的店里看了好久,便耐不住地問:“小姑娘你想買什么?”

    謹之鼻子一皺,嘴里嘟噥著,“我同學過幾天就過生日了,我想送她一件玉器,簡單點的,也不能太貴,我們還是學生嘛!

    那老板把一雙大眼瞇成了一條縫,想了下,便從柜子的最下層拿出一個紅布包,朝柜臺上一放,“你看這件喜不喜歡?”

    謹之見老板一層層慢慢打開那個紅布包,里面露出兩塊玉佩,一塊藍色,一塊紫色。謹之拿起一塊藍色的玉佩,那是一只玉蝴蝶,刀工古樸,簡練,有“昆吾刀”風格。

    那老板神秘地說:“這兩件玉器是前幾天一個娃子從家里偷出來的,我給了他兩百元,小姐如果想要的話,加個六十元,兩件二百六十!毕矚g歷史的她一開始就看中了這兩件玉器,她朝外叫了聲:“老爸,你進來一下!

    門外進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怎么,看中了那一件?這里的東西沒什么好貨色,我們上前面去看看,那一家店面很大,說不定有好東西!

    老板見到手的生意就要泡湯了,把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店大不一定就有精品,店小也不見得都是次貨!

    謹之的父親來到柜臺前,不經意地看了下那一籃一紫的兩只玉蝴蝶,問:“幾十塊?”謹之張大嘴巴望著父親,那老板嗓門就大了起來,“大哥,這么好的貨色幾十塊上哪里去買?你看這刀工,古樸的很,說不定還是個明器!

    謹之的父親一聲輕哼,“還明器呢,看這成色,最多不過幾十年,你當我們是二百五?”

    那老板心里也沒底,上次收來時也就給了那娃五十元,如今翻一倍總是要的。他咬了下牙,一狠心,“看大哥也是個行內人,這樣吧,你老再加點,五十元一只,兩只一百!

    謹之爸,裝模作樣慢吞吞的摸出一張百元大鈔,裝成很無奈地對女兒說:“要不是看你喜歡,我真不愿花這個冤枉錢!崩习鍙闹斨质掷锍樽吡隋X,忙不迭地說:“大哥走好,歡迎再次光臨!

    回到上海家里,第二天就開學了。開學第一天,謹之對同桌小語說:“我前幾天跟我老爸上云南去玩了一次,順便給你帶回來一件小禮物!

    小語聽了眉開眼笑地問:“是什么好東西,還不快拿出來讓二姐看看!敝斨跞醯卣f:“今天出來匆忙,忘了帶了,明天一定給你帶來!蓖≌Z滿臉的失望,謹之笑著拍了下同學的肩,“別這樣,明天我保證給你帶來!

    小語不理不睬的轉過了頭,“那就先謝謝你了!

    晚上一做完功課,郭謹之便拿出那兩只玉蝴蝶,拿著那塊紫色的,便用一把雕刻刀在上面刻上幾個字,誰知那塊玉就是硬。一不小心,就劃破了手,望著滴在玉蝴蝶上面的血,謹之嘟噥了一句,“又不是翡翠,怎么這樣硬!

    第二天,當小語接過謹之遞上的藍色的那塊玉蝴蝶,用手在上面撫摸了一陣,望著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她愛不釋手地把玩起來。

    謹之笑問道,“喜歡嗎?”她見同學朱菲語點了下頭,便得意地說,“這可是兩件好東西,那個店里的老板并不識貨,我老爸只給了他一百元就搞定了。其實,這東西起碼好賣到幾千塊,甚至上萬元!

    見好友郭謹之如此說,朱菲語假裝推托地說,“這太貴了,你還是拿回去吧!弊炖镎f著,便把玉蝴蝶遞了過去。郭謹之“嘻嘻”一笑,“我不是對你說了嗎,這一個只有五十塊,你客氣什么!

    朱菲語其實也不是真的推托,這玉蝴蝶栩栩如生的太可愛了,她可舍不得真的還給郭謹之。她見對方笑望著自己,便說,“你既然如此客氣,執意要送給我,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改天我請你去唱卡拉ok!

    郭謹之見好友終于肯收下了,她又拿出了自己的那塊紫色玉蝴蝶,“我們一人一塊,我們可是死黨哦!敝旆普Z伸出手,兩人對拍了下。兩人同時把玉佩掛在了脖頸上。

    玉佩一接觸到身體,感到涼涼的,好舒服。朱菲語用手輕撫了下玉佩,“真是塊好玉,戴在身上感到很涼爽,不會是‘明器’吧?”

    郭謹之聽了,忙把好友朝自己身邊拉了下,緊張地朝四周望了下,還好,大家都在做功課,也沒注意到兩人在說什么。

    郭謹之把食指朝唇間一豎,輕聲地說,“你要死啊,叫的如此大聲,你還怕別人聽不見?”她頓了下繼續說,“我聽我爸說,這可能就是一些有錢的人家放在女人棺材里的小擺設,只是被人倒出來,見天的時間長了,所以也沒有什么‘戾氣’了,戴在身上沒事!

    朱菲語見可能真的是“明器”,心里不免有點緊張起來。望著她有點發白的臉色,郭謹之安慰她說,“你別怕,這東西出土了一定有上百年了,你就當是件古董,戴在身上,冬暖夏涼,何樂而不為呢?”

    聽了好友的解釋,朱菲語終于釋然。

    在放學回家的車上,車剛開了一會,車上的空調就壞了。車廂里登時就悶熱起來,有的乘客就大聲叫罵起來,有的甚至叫喊著要退票。

    望著身前一位少婦,擠在悶熱的車廂里,滿頭大汗的樣子,郭謹之感到有點奇怪,這車廂里還好呀,怎么大家都大汗淋漓的樣子?

    一位先生對少婦說,“你心靜下來就好了,你看人家小姑娘,靜靜地,也不見她有一絲汗水,這叫心靜自然涼!

    那女人朝郭謹之看了一眼,努力想靜下來,但擁擠的車廂卻越來越悶熱起來。郭謹之卻感到身上佩戴的玉蝴蝶涼涼的,從玉蝴蝶上散發出的那一絲涼意,在她的全身游走一般。

    晚上,做完功課便早早地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小房間里,躺在床上,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那只玉蝴蝶。昨晚自己不小心滴在上面的那滴血,似乎已經慢慢沁入玉蝴蝶里面,那淡淡的血絲,在玉蝴蝶里仿佛在慢慢地移動。

    真是一塊有靈性的美玉,郭謹之用小嘴親了下那只玉蝴蝶,又把她戴在了脖頸,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她是被一陣寒冷驚醒的。睜著朦朧的雙眼,跌入眼簾的是一個點著蠟燭的山洞。我不會是在做夢吧,她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蒲團上,自己的雙手交疊這放在身前,兩手之間好像夾著一團溫暖。

    她打開手掌,赫然發現,手掌之間正夾著那只紫色的玉蝴蝶。她用手在自己的腿上輕輕地掐了一下,“媽呀”這不是夢里,是“現實”,難道我在睡夢里被人綁架了?

    “謹之,你醒了,你總算醒了,為師在你身邊守了三天三夜,你終于練成了‘大羅玉女神功’,現在你已經脫胎換骨成了一個另外的你,你過去的那些記憶可能在‘洗骨筏髓’時已經被洗去,現在你靜下來聽為師給你簡單的說一下!

    郭謹之還以為自己是在拍什么武打電影,見昏暗的燭光下,一個穿著一身白衣的老女人坐在那,望著自己,老人臉色蒼白,仿佛已經到了油燈枯竭的地步。

    她脫口而出,“師父,我們這是哪一年?我們是在拍電影嗎?”那老人沒有理睬她的詢問,氣喘吁吁地說,“為師已到了油燈枯盡的時候,沒多少時間了,你靜聽我說!

    郭謹之來到老人的身邊,跪在老人身前。老人用一只手輕撫著她的滿頭秀發,“孩子,這里有幾張紙,記錄了師父和你的一些情況,為師一生只收了三個徒弟,大師姐叫玉如意,二師姐叫…叫朱…”

    老人還沒等說完,頭一歪,就倒在了蒲團旁。

    郭謹之流著眼淚,掩埋了師父。坐在燭燈下,拿起了師父留下的幾張紙。這應該是師父臨終前寫的,字跡有點潦草。但從小就喜歡歷史,喜歡五花八門的郭謹之,還是看了個大概。

    自己原名也叫郭謹之,師父江湖上任稱“玉面觀音”。是“玉劍門”第七代掌門,如今師父幫著自己練成了“大羅玉女神功”,是為了幫大師姐玉如意報仇。自己如今帶上了“玉劍門”掌門玉戒子,就是“玉劍門”的第八代掌門。

    二師姐在三年前下山為大師姐報仇,二師姐名叫……下面就沒有了,可能是師父剛寫到這里,自己就醒了,所以師父就沒有寫下去。

    郭謹之望著手指上的那只墨玉戒子,心中暗想,這原來是我們“玉劍門”掌門的信物,我可千萬不能弄丟了。

    看來我是真的穿越了,從師父留下的文字里看出,此時已經是秦朝后面了,因為文字已經不是秦朝前面的那些金文什么的了。

    師父留給自己的一些物品,除了墨玉戒子,還有一柄一尺長短的寶劍,劍柄上有兩個小篆字樣,“紫風”。還有就是兩顆“祖母綠”寶珠,十幾顆金豆子。這就是師父留給自己的全部家當了。

    還記得師父說自己練成了什么“大羅玉女神功”,想來這是一種非常厲害的神功,自己這樣不是從一個小蘿莉搖身一變,成了一代俠女了?

    山洞外面,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射進了一道朝霞,洞里立刻亮堂了許多。郭謹之再次看了眼自己穿越后的第一個地方,見里面確實已經沒有什么自己需要的東西了,便再次朝用許多小石塊埋著師父的地方拜了下,轉身朝洞外走去。

    洞外,有一個十幾平米的平臺,平臺的下面,卻是陡峭的峭壁。她望著有七八十米高的平臺,暗想,自己如果從這里跳下去,不被摔成肉醬才怪。

    她再次折返進了山洞,淺淺的山洞里確實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讓她下山,她只能再次來到崖邊。

    左邊的崖壁上長滿了山藤和幾棵稀疏的小樹,她望著離自己四五米遠的一株小樹,人如一只大鳥般,飛躍而下。

    她的手臂在那棵小樹上一按,身子輕靈地一個反轉,又朝更下面的一株小樹飛去。就這樣,也不見如何艱難,她便輕輕地踩在了地上。我居然就這樣下來了,我輕輕一躍居然有四五米遠?

    郭謹之還不知道,她們“玉劍門”最擅長的就是輕功,以她如今的武功,在江湖上已經步入了頂兒尖的行列,她已經少有對手了,除非那幾個老魔頭出世。

    望著茫茫叢林,她不知自己該往何去。既來之則安之,自己就做一回古人吧。在茫茫叢林中,她走了八天,這天,她終于走出了山林,來到了一個古鎮“楓林鎮”。

    坐在一家小酒店里,吃著可口的飯菜,想著自己這八天來的經歷。原來在這短短的八天里,讓她對自己的現在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在對付那些叢林動物中,她發現,原來自己現在真的已經是一個武林高手了。

    吃完飯,來到柜臺,從內衣里拿出放錢的那個袋子,拿出一粒金豆,“掌柜的,結賬!蹦钦乒竦某戳艘谎,拿著金豆在手里掂了下份量,說,“用不了這么多,你老沒有零碎的紋銀嗎?銅錢也一樣!

    郭謹之朝店里的食客看了眼,“不好意思,我今天出門忘了帶零錢了,你就看著收吧!蹦钦乒癯矍暗墓媚锒嗫戳艘谎,拿出一錠五兩重的白銀,“這是找你的,請你收好,慢走!

    郭謹之瞇著眼,望著掌柜,那掌柜忙又拿出幾粒散碎的銀豆,“我這里實在是沒有多少碎銀子,再給你一點,應該差不多了!

    望著掌柜的尷尬的神情,郭謹之老實不客氣地把散碎的銀子也收了起來,問,“掌柜的,你們這附近可有客店?”

    那掌柜忙用手指著門外,“你老出去朝左拐,前面就有一家恒順客棧!

    郭謹之按掌柜的指點,很快就找到了那家客棧。她出去又給自己賣了幾件替換的衣服,在客棧里洗了個澡,換上干凈的衣服,精神也為之一爽。

    躺在床上,郭謹之想起了那個山,那個“師父”,以及大師姐和二師姐。大師姐真的已經被人殺害了?是為什么被殺害的?兇手又是誰?這一連串的問題在她的腦海里不斷地出現。

    她用手輕輕地撫摸著“紫風”寶劍,真有點愛不釋手的滋味!白巷L”在叢林里的八天里,讓她看到了無比的威力!白巷L”不但鋒利無比,而且一旦她把內力注入,“紫風”全身就會泛起一層淡淡的紫霧,煞是好看。

    她在叢林里,曾經用“紫風”輕輕一劃,就斬下了一條有水桶粗細的巨蟒的腦袋。有一次,她為了試驗“紫風”的堅硬程度,甚至朝一塊花崗巖石上插去,鋒利的“紫風”,就像插在一塊豆腐上,一插到底,讓她興奮不已。

    晚飯,她是在客棧的底樓吃的。郭謹之可不想身上有什么東西被小偷光顧了,所以,她是把一個小包袱一起帶出來吃飯的。

    多嘴的店小二用疑惑的眼神望著郭謹之問,“這位小姐,你今天不在這里住了?要連夜趕路?”

    郭謹之被她問的一怔,“沒有啊,我不是已經付過錢了嗎?今晚就住這里!甭犃诉@話,那小二仿佛明白了什么,他冷笑著說,“敢情你是怕東西放在屋里會被人偷走?”

    郭謹之被人說中了心思,臉一下子臊得通紅,低著頭,吃著自己的飯。鄰座上的幾個漢子聽了,其中有一人說,“我們大宋朝有如此英明的皇上,在這市井中已經很少聽見有誰被偷了東西!

    另一位也說,“當今圣上雖然還沒有親政,但劉皇后在后面掌著舵,這社會的風氣是一年好過一年,天下太平的很!

    從客人的只言片語中,郭謹之才知道,自己是穿越到了北宋的仁宗年代,皇上還沒有親政,當是在公元1022年到1033年之間。

    1022年,十三歲的仁宗接位,劉皇后垂簾聽政。到仁宗二十四歲,劉皇后仙游,仁宗才親政。

    這點歷史還難不倒郭謹之,她甚至有點慶幸,自己沒有穿越到朱熹的那個年代,否則自己就會變成一個“小腳”女人了。

    郭謹之吃完飯,低著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便趺坐在床上練起了內功。

    子時剛過,便聽見屋頂有夜行人落下的聲音。她一躍而起,把手邊的包袱朝左肩上一背,左手就抓起了“紫風”寶劍。一個輕縱就躲到了床后。

    雖然是黑夜中,但郭謹之依舊把屋里的一切看得很清楚。不一會,屋頂就傳來夜行人翻瓦片的輕微聲響。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