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路向西路漫漫
作者:李醴離的小說
    陸清羽剛出西門走了沒多久,在十里坡旁的一個茶攤上遇見了朱菲語。陸清羽忙下馬來到桌前,“小姐,我們又碰面了,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望著陸清羽那副酸相,朱菲語用小手捂著櫻桃小口,“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她站起身,“既然你們已經來了,那我就要先走了,那幫人走的是右邊的那條官道,他們可能走相州往隆德府,從汾州進入夏州!

    陸清羽望著眼前的美少女,“姑娘,既然我們目的一樣,為什么我們不能結伴而行?你就不怕旅途寂寞?”

    朱菲語臉一紅,羞澀地說,“誰跟你一路同行?小心你的那個人,她為了你,也從右邊跟下去了,你們之間相差有大半天的路程,你可要小心了哦!闭f完,跳上自己的那匹紅鬃烈馬,朝前疾駛而去。

    望著她的露齒一笑,陸清羽感到自己有點癡了。他無精打采地騎上了自己的馬,慢慢追了上去。

    前面哪里還有那位姑娘的影子,唉,剛才又忘了問她的姓名了。陸清羽感到,這位姑娘的影子,在自己的心里,漸漸就跟小婉的影子交替著,替代了那個陰姬。

    陰姬愛他,可是陸清羽太在乎江湖名聲,因為,陰姬是前輩賤人水仙娘子的弟子,那個名聲為正派人物所不齒。

    然而,那個陰姬就是看上了風流倜儻的陸清羽,在大江南北地追著他,陸清羽卻在想方設法地躲著她。這一躲就是八年,試問,人的一生又有幾個八年?八年,足以讓青春不再;八年,足以讓紅顏老去。

    然而,陰姬卻是那樣的執著。這或許就是那股愛的力量在支撐著她,讓她永愛不渝。

    郭謹之也在追蹤著敵人,這天傍晚一路追蹤來到了相州,那伙人在一家“運來客!弊×讼聛。郭謹之也跟了進去,在柜臺前,只見一位長得妖艷絕倫的美女正在柜臺前跟掌柜的說話。

    “掌柜,給我來一間上房!闭乒癯豢,那驚艷的麗容讓掌柜不禁多看了兩眼,只見那美女朝掌柜的把那雙美目瞇成了一條線,“掌柜的,該看的地方看,不該看的地方你還是不要亂看,小心你的眼睛!

    原本糯糯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冰冷,掌柜一個寒顫,感到渾身都不自在,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忙把自己的目光從那女人高挺的胸部移開,“狗子,帶這位小姐去九號房!

    這位不就是把那個陸清羽追的滿大街跑的女人?她從登記的本上看見那女人的名字“陰姬”。

    郭謹之住進了十號上房,就在陰姬的隔壁。

    大堂里,郭謹之看見了李宗義和五大妖人正在喝酒。坐在李宗義身邊的那位女人,也是一個大美人,淺淺地一笑,都充滿了誘惑。

    常雨田舉起酒杯,“讓我們來為天下最美麗的李姑娘干一杯!崩钶p輕一手捂著嘴巴,滿臉漾著笑,檀口輕啟,“小女子謝謝常大人的贊譽,小女子先干為敬!闭f完,一仰美人頸,喝干了杯中酒。

    一杯酒下肚,李輕輕的兩臉頰頓時升起了兩朵紅暈,紅白相間,更襯托出她白嫩的肌膚來?吹美钭诹x都快癡了。

    他站起身,“為了美人,我們痛飲三杯!边@時,陰姬從樓上下來,正好聽見此話,不禁朝李輕輕望了一眼,小鼻子一抽,心里怪難受的。

    人家一個平常的女人,在愛人的眼里,就成了一個大美人,而我呢?原本一個絕色女人,為了那個負心的人,竟然在江湖上風吹雨打整八年,如今是青春不再,花容老去,這算什么?

    來到樓下,只見滿屋子都坐滿了,只有靠門邊上的一個桌子,只有一個姑娘在獨自喝著酒。她走上前,朝下一坐,“掌柜,給我來兩斤燒刀子,兩斤熟牛肉,再來兩個炒菜!

    掌柜的知道這女人的脾氣很大,來到近前,對郭謹之一拱手,“這位小姐,就發麻煩你跟這位小姐擠一擠了!

    郭謹之朝掌柜一擺手,“沒事!闭f完又自顧自喝了起來。陰姬見那姑娘喝著燒刀子,臉上沒有一點反應,再看她夾菜時穩健的手,以及桌上放著的一把古劍,知道,能獨自闖蕩江湖的,一定也有兩下子。

    陰姬剛喝下一杯酒,門口風風火火又進來一位姑娘,滿眼掃了下屋里,朝郭謹之身邊一坐,“掌柜上菜!

    掌柜的慌忙走了過來,“小姐,對不起,這里似乎已經坐不下了!

    那姑娘把頭頂的帽子朝凳子上一放,“你這是說的什么話,別的桌上都是做滿了四人,這張桌子剛做了兩人,你就說坐不下了,你是看不起本姑娘,當我付不起酒錢?”

    說著,從衣袋里拿出一錠紋銀,朝桌上一拍,那紋銀就嵌進了那張桌子,嚇得老板站在那直哆嗦。

    郭謹之見那人朝自己看來,“咦,這不是朱菲語嗎?你怎么也穿越了?”來人正是朱菲語,她用驚詫的眼光望著眼前的陌生人,這人是誰?我怎么不認識她?她在說什么穿越?

    陰姬本想發飆,見郭謹之似乎認識來人,再說來人也是一位漂亮的姑娘,看了也不討人厭,便沉默了。郭謹之伸手拉住了朱菲語的手,“小語,真的是你嗎?我是郭謹之,是你的同學!

    朱菲語仔細望著眼前的姑娘,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但心里卻又有一種熟悉感,仿佛真的在哪里見過。

    朱菲語推開了郭謹之的手,“我是朱菲語,但我真的不認識你!惫斨檬殖蠑n了下自己的頭發,心想,可能是在另一個平行世界里,我們相遇了,但她卻不是跟我一樣穿越而來,只是眾多世界里的另一個她。

    朱菲語突然又激動地抓住了郭謹之的手,“你……你怎么會有這樣一枚戒子?”郭謹之凝視著她,“你也知道這枚戒子?我還有一只玉蝴蝶,你也有一只是嗎?而且是藍色的?”

    朱菲語驚呆了,這人到底是誰?她怎么會有師父的掌門信物?怎么又有師父的另外一只玉蝴蝶?更讓她驚嘆不已的是,那人竟然知道自己身上還藏有一只藍色的玉蝴蝶?

    難道師父已經不在人世了?難道師父……她不敢再想下去,三年,什么事情都會發生。這時,朱菲語看見了郭謹之放在桌上的那把“紫風”寶劍,那正是師父一直珍藏著的一把寶劍。

    朱菲語欲言又止,郭謹之朝陰姬看了眼,“小語,上我的屋里去,我有許多話要告訴你!

    在郭謹之的房間里,郭謹之把師父臨終時的話對朱菲語說了,朱菲語早已是淚流滿面,郭謹之只是把自己穿越的事隱去了,說是師父三年前收的一個關門弟子。

    師姐妹相見,兩人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場。隨后便在一起,嘰嘰喳喳說了一夜的話。郭謹之要把那只掌門戒指給朱菲語,朱菲語說什么也不肯接受,“謹之,既然這是師父臨終的決定,我們一定要尊重她老人家的意愿,我真高興,在這個世界上,我又多了一個好妹妹!

    這一夜,師姐妹兩人同床而臥,聊了很晚才睡?墒,朱菲語卻怎么也睡不著。想起師父以往對自己的關愛,對自己的教導,她止不住又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上天對自己還是憐愛的,在失去了師父的同時,又給自己送來了小師妹,不至于讓自己孤苦伶仃。還有大師姐,我們一定要找到大師姐。

    第二天,常雨田等人并沒有繼續朝北上隆德府,而是折向西,朝河中府而去。當天晚上,常雨田等人在惠熙小鎮住進了一大戶人家。

    在惠熙小鎮的“賓客來”客棧,兩人商量著晚上抽空去那戶人家看看。朱菲語說,“這些人為什么放著客棧不住,偏要住在平常百姓家,看來這戶人家一定是他們的一個秘密聯絡點!

    郭謹之點著頭說,“二師姐說的對,這戶人家一定有問題,說不定是西夏在大宋的一個秘密‘安全屋’,等明天他們走了,我們就把這里給他們端了!

    朱菲語用手拍了下郭謹之,“師妹,哦,不,我應該叫你掌門!惫斨χf,“二師姐,我們之間還是隨便點,你還是叫我師妹,這樣聽起來挺親熱的!

    朱菲語忙搖著手說,“不行,我們玉劍門雖然人丁凋敝,但也是一大門派,這規矩是不能破的!

    郭謹之上前搖著朱菲語的手臂,說,“二師姐,你叫我掌門怪別扭的,那沒人的時候,你叫我謹之好了,就這么決定了!

    朱菲語望著有點頑皮的掌門師妹,無奈地搖了下頭,說,“弟子謹遵掌門的話,就這么定了!

    兩人喝著茶,郭謹之問,“二師姐,這三年來你就一點都沒有大師姐的消息嗎?”朱菲語默然地沉默著,郭謹之忙岔開話題,“二師姐,我們大師姐跟你一樣長得很漂亮嗎?”

    朱菲語見掌門師妹很懂事的樣子,她心里一陣難過,“謹之,這三年來,我走遍了大江南北,就是沒有一點大師姐的消息,她就像在這人間突然蒸發了一樣!

    望著神情憂傷的二師姐,郭謹之問,“那么大師姐最后出現的地方是在哪里?你知道嗎?”朱菲語搖了下頭,“因為大師姐在江湖上原本就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主,所以,很少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

    “那么,林家堡的那個消息王你問過嗎?”朱菲語嗤之以鼻地說,“這種人就是一個十足的江湖騙子,他哪里會知道這些?”

    郭謹之笑了,“二師姐有所不知,像這種人,他的消息來源很廣,說不定在他那里我們可以得到一些蛛絲馬跡也說不定,等這里的事情一結束,我們去林家堡看看!

    朱菲語見掌門師妹這樣說,她也不好反對,反正大師姐如今也沒有一點消息,就上那去碰碰運氣。

    午夜時分,兩人一身夜行人裝束來到了那戶人家門口。從門縫里看見里面還亮著燈,郭謹之朝墻上指了下,腳下一使力,人就上了圍墻,朝里一看,偌大的院子里沒有一個守衛,敵人是大意了,他們怎么會想到,跟蹤者已經到了。

    朱菲語也上了墻頭,兩人輕如落葉下了地。在兩輛馬車前,兩人分開查看了一下,朱菲語朝郭謹之搖了下頭,郭謹之也朝她搖了下手。隨后又指了指屋頂,兩人輕如貍貓一下就上了房頂。

    大屋里這時正有幾十人在喝著酒,只見常雨田已經略見醉態!袄钔鯛,這次護送你老人家,我們兄弟三人可出了不少力,到時你也賞幾個西夏美女給我們兄弟三人,算是犒勞我們一下!

    坐在李宗義身邊的李輕輕早已不想再坐下去了,她朝李宗義看了眼,“李王爺,奴家想休息了!崩钭诹x用手在她的粉臉上擰了一把,“去吧,在床上等我,可不許睡著了!

    李輕輕皺了下眉頭,在一名丫環的帶領下朝后院走去。郭謹之朝朱菲語一打手勢,兩人悄悄地在回廊頂上跟了過去。

    李輕輕問丫環,“那個姑娘被關在了什么地方?她晚飯吃了嗎?關她的地方安全嗎?”

    那丫環朝李輕輕望了一眼說,“王爺吩咐過了,我們莊上的莊丁在門口守著,不會有事的,請你放心!

    李輕輕想了下,“我還是不放心,那姑娘是王爺弄來的女人,將來可能要做小的,你們把她餓壞了,王爺怪罪下來怎么辦?我想去看看她!

    那丫環還是無動于衷地朝前走著,邊走還說,“王爺交代過,你是不能去看那姑娘的,請小姐進屋吧!蹦茄经h在一間屋前停下。

    李輕輕見那丫環鬼精的,心中一嘆,看來自己是救不了這可憐的姑娘了。她無奈地進了屋,躺在床上,想著這幾天的奇遇。這幾天的煩惱,要比她從小到大加在一起的煩惱都要多。

    當她得知李宗義原來是一個西夏的親王時,心里一陣哆嗦,自己怎么會愛上了一個敵國的親王?這次原本想跟心愛的人過上逍遙自在的生活,可是從李宗義跟常雨田等人的嘴里聽到的,都是他們要聯合某人,一起顛覆大宋的言語。

    我李輕輕雖然身在青樓,但我還是個大宋的子民,我怎么能跟他去敵國?她原本也勸過李宗義,讓他放棄他的計劃,但卻遭到了李宗義的一頓呵斥,說她是婦人之見。

    經過了那次交談,她徹底地死心了。她決定想辦法救出被他們一路帶來的那位姑娘,兩人一起趁機逃回汴京。但,一路上李宗義等人防范的太嚴,使她沒有一點機會。

    自己手無縛雞之力,看來是救不了那姑娘了,但自己也不會就這樣跟那個騙子一起去西夏的,所以,她早已想好,到了最后的關頭,實在救不出那姑娘,自己只好一死了之了,絕不做一個叛國的人。

    她實在是睡不著,她要冒險一試。她想推門出去,但氣憤地發現,門已經在外面鎖上了。還好,窗戶是可以打開的。她搬過一只椅子,爬上去,打開窗,從窗口爬了出去。

    她悄悄地穿過一道假山,來到最后面,在一間房門口看見了兩名莊丁站在那里閑聊。她躲在暗處,就是想不出有什么好辦法能夠救出那女子。

    心急火燎的她一聲輕嘆,自己怎么如此無用?但就是這聲輕嘆,卻讓其中的一名莊丁聽見了!笆钦l站在那?快出來!

    望著兩把明晃晃的單刀,李輕輕一咬牙,走了出去!笆俏,王爺讓我來看看那姑娘怎么樣了!

    其中一個莊丁一看是李輕輕,便一躬身,“奴才見過小姐!币驗樗匆娛抢钭诹x攙著這姑娘一起進來的,那這姑娘一定是李王爺的人,是不能得罪的。

    但莊主有令,任何人,只要沒有李王爺的親筆手諭,是不能上這里來的。所以,那莊丁還是攔住了李輕輕。

    “李小姐,我們莊主有令,任何人,只要沒有李王爺的手諭,是不能見那個計琪蓮的。請你不要為難小的!币晃磺f丁笑臉相迎地說。

    李輕輕還想死攪蠻纏,她上前輕輕一笑,“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是王爺的什么人嗎?我們王爺有時也會聽聽我的建議,我和王爺還分什么彼此嗎?我們晚上都是睡在一個被子里的!

    言下之意,我就能代表王爺,還需要王爺的什么手諭?那莊丁一聽,對呀,人家枕邊的風一吹,我就吃不了兜著走啦,還是放聰明點。

    那莊丁見李輕輕手無縛雞之力的,軟綿綿的一個女子,量她也翻不了什么大浪。便上前討好地說,“李小姐,假如我們莊主怪罪下來,你可要幫我說兩句!

    李輕輕朝他莞爾一笑,“這位大哥,你就放心吧,假如在這里不開心,回頭我跟王爺說,你就跟著我們去興慶府!

    那人聽說能去興慶府,樂得他把什么叮嚀都忘了,上前替李輕輕開了門,“李小姐你請進,請你盡量快點,我們在外面給你看著!

    計琪蓮坐在地上,手腳都被牛筋綁著,就連嘴里也塞了一塊布。她聽見門響了下,只見一個女人朝自己走來,仔細一看,這不是那個李宗義身邊的女人?她來干什么?

    李輕輕徑直走到計琪蓮身邊,回頭看了眼,見莊丁并沒有跟進來。她蹲下身,輕聲說,“計姑娘,我怎么樣才能把你救出去?”

    計琪蓮還當是李輕輕跟她說著玩,或者是在玩什么陰謀。她把頭朝邊上一別,也不理睬她。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