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聚散依依夢斷魂
作者:李醴離的小說
    李小婉一聲嘆息后,把自己的遭遇對玉如意講了。玉如意聽了感到有點震驚,“姐姐原來是鬼谷子的傳人,真了不起!弊焐线@么說,但童心未泯的她居然考起了李小婉。

    “姐姐知道武林中曾經有一個女英雄嗎?她曾今打遍天下無敵手,你知道她的名字嗎?”李小婉心中一動,說,“玉妹妹說的是前輩高人玉面觀音嗎?”

    玉如意感到有點佩服李小婉了,“可惜,這個世上知道她的人不多!崩钚⊥褚彩且簧韲@息,“可惜,她老人家已經去世,否則哪里輪到神仙谷在江湖上說話的份!

    “什么,你說什么?她老人家已經離世了?你聽誰說的,是誰?”李小婉感到玉姑娘有點過分的激動,心中一陣激動,“難道你跟她有什么淵源?”

    隔壁傳來了一陣嚎啕大哭,“師父,你怎么就走了,你拋下我不要我們了,小妹怎么辦?”李小婉驚呆了,等了一會,見玉如意漸漸止住了哭泣,她輕聲的問,“你就是失蹤了三年的玉如意姑娘?”

    玉如意渾身一顫,這名字已經有三年沒有人叫過自己了。她吃驚更甚,“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你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

    聽到這顫抖的聲音,李小婉激動的淚都流了下來,她唏噓地說,“你的兩個師妹在江湖上到處找你,原來你被人關在了這里!

    “什么?我有兩個師妹?難道我的師傅又收了一個關門弟子?”李小婉笑了,“你的師父不但收了一個關門弟子,而且把掌門的位子都傳給了她,她叫郭謹之!

    郭謹之,這名字聽在耳里既陌生又熟悉。玉如意時隔三年,終于聽到了自己親人的消息,這怎不讓她激動?

    中午吃飯的時候,郭謹之和朱菲語又潛回到了斷魂崖。因為是大白天,又是午飯時間,所以這里只有兩人值班守衛,一個是飛樂山莊的樂無味,另一個就是趙仁達。

    兩人都各自想著自己的心思,直到郭謹之和朱菲語到了他們面前,兩人才發現有點不對頭。趙仁達一聲,“站住,這里是你們隨便能來的地方嗎?”

    郭謹之佯裝沒聽見,她把一只纖纖玉手放在了耳邊,“你說什么?我聽不清楚!睒窡o味一聲冷笑,這是你自找上門的,自己跟趙仁達正好閑得慌,有兩個美人來陪他們說話聊天取樂子,那有何樂而不為呢?

    等兩人走近了,樂無味一翻掌,便抓住了郭謹之的脈門。滿臉獰笑,“你們是誰?上這兒來到底有什么目的?快說!

    郭謹之見朱菲語也到了趙仁達面前,她“格格”一聲嬌笑,“我們是索命的無常,是來送你們上西天的!闭f完,手掌一震,便解脫了樂無味的鎖拿。左掌一下印在樂無味的胸口,一聲“去死吧!

    樂無味的身子就被一股大力送下了懸崖,那邊的趙仁達見了,伸手便朝懷里摸去,他要報警。誰知他的手剛觸及懷里的那支響箭,還沒有抽出來,便被朱菲語一拳打在左胸,一聲悶哼過后,從趙仁達的嘴里噴出了一口鮮血。

    朱菲語沒等他倒地,對著他的丹田又是一掌,他的身子被打的飛起朝懸崖落去?哨w仁達在最后一刻,還是打出了那支響箭。

    望著扶搖直上的響箭,郭謹之立馬朝斷魂崖上躍去。只見她身子一落地,就在左面的那塊凸出的石頭上轉動了一下,那扇厚重的鐵門便打開了,郭謹之短劍護身,人就沖了進去。

    只見里面有一排好幾間屋子,在第一間的柵欄后,一個美麗的女人睜著好奇的眼神望著自己。郭謹之呆呆地望著眼前的美人,“你是誰?這里還關著什么人?”

    還沒等玉如意回答,跟在郭謹之身后沖進來的朱菲語看見眼前的美人,激動地大聲叫道,“師姐,真的是你!庇袢缫庖部匆娭旆普Z了,她激動的熱淚盈眶,辛酸的淚水止不住就“刷刷”地流了下來。

    郭謹之一聽是大師姐,她二話沒說,拇指粗的鎖,被她用紫風短劍一削,便應聲斷了。郭謹之沖進去來到玉如意門前,一躬身,“師妹郭謹之見過大師姐!

    “你就是郭謹之?玉如意見過掌門師妹!庇袢缫膺了一禮。郭謹之被驚呆了,“大師姐,你怎么會知道小妹的?”

    郭謹之這么一問,玉如意才想起隔壁的李小婉,“快,我們去隔壁把小婉姐姐救出去,老魔頭很快就會來了!

    玉如意此言一出口,郭謹之吃驚更甚,“難道小婉姐姐也在這里,這真是太好了!

    朱菲語聽了立刻來到隔壁,如法炮制救出了李小婉,四人剛來到外面,就聽見遠處傳來了一聲渾厚的嘯叫聲。玉如意聽了,立馬被嚇得臉都白了。

    望著大師姐花容失色的麗容,郭謹之說,“你們三人先走,我在這里給你們抵擋一陣!

    玉如意說,“我已經武功盡失,是跑不快的,你們三人先走,我替你們纏住他!

    朱菲語一時沒了方向,郭謹之情急之下,一手架著玉如意,一聲“快走!甭氏瘸慌缘臉淞直既。朱菲語與郭謹之兩人聯袂架著玉如意,沖進了小樹林。玉如意只感到耳邊疾風陣陣,自己的雙腳已經完全離地。

    她在心里想到,難怪師父要把掌門之位傳給小師妹,原來她的武功已經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

    郭謹之漸漸感到李小婉落到了后面,也就在她回頭一看的時候,讓她大吃一驚,原來赤練尊者已經追到了李小婉身后不足四、五丈的距離。

    她一聲“不好”,就停了下來,三人一回頭,只見李小婉已經被赤練尊者打昏在地。郭謹之一下拔出了紫玉短劍,朱菲語也拔出了白玉短劍,兩人同時向前跨出一步,擋在了玉如意的前面。

    望著眼前的兩個姑娘,赤練尊者有點意外,就這么兩個丫頭,把我的神仙谷搞得風風雨雨,一刻都不得安寧!澳銈兪鞘裁慈?竟敢闖到我的神仙谷來搗亂,難道你們不怕死?”

    “怕死?怕死我們就不來了。你把小婉姐姐怎么樣了?”朱菲語急切地問。赤練尊者朝她看了眼,“我只是點了她的昏睡穴,她死不了!

    赤練尊者見玉如意躲在兩人的身后,皺了下眉,“你們為什么私闖我的禁地?還掠走了我的人,你們想干什么?”

    郭謹之一聲冷哼,“真是恬不知恥,你把我們大師姐捉來關在這里,還說我們掠走你的人?試問,誰是你的人?”

    赤練尊者朝郭謹之和朱菲語望了眼,“原來你們是師姐妹?好、好、好,那你們都留下吧!

    郭謹之一聲冷哼,“你憑什么要把我們留下?你留得住我們嗎?”赤練尊者素日可沒被人如此搶白過,他用手摸了下鼻子,“因為你們的大師姐偷了我的東西,所以我要把她留在這里,讓她在這里悔過!

    玉如意被他的話氣得哭了,她唏噓著說,“誰稀罕你的東西了,我偷你什么東西了?那把清水短劍是我師父給我的!

    其實,赤練尊者一看見郭謹之和朱菲語,就被兩人手中的短劍吸引了,這兩把“白玉”和“紫風”他太熟悉了,“清水”、“白玉”,還有“紫風”三把短劍,是他在一次無意中得到三把利劍。

    當時,他非常喜歡這三把利劍。但有一個人比他更喜歡,那就是他的小娟,最后,他把這三把劍當成禮物送給了他的小娟。

    一晃,已經幾十年了。睹物思人,他的眼前又浮現出小娟那甜甜的笑臉。朱菲語見他在思索什么,神情有點呆滯。她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只見她短劍一挺,人劍合一朝赤練尊者刺去。

    郭謹之一聲“不要”!但已經晚了,朱菲語的“白玉”短劍穿過赤練尊者的護體罡氣,一下刺進了他的左肩。赤練尊者本能地一揮掌,一掌打在朱菲語的胸口。朱菲語的身子就像一只斷了線的風箏,一下朝外飛去。

    郭謹之一個飛躍朝朱菲語的身子追去,其速度快如閃電,但接在懷里的二師姐,面如淡金,胸口凹進去一大片,五臟六腑都已經被震碎了。一大口、一大口的鮮血從她的那張小嘴里吐了出來。

    這時,赤練尊者雙目中露出一縷兇光,他一步步朝郭謹之走來。站在郭謹之身后的玉如意見狀,也不知是從哪里來的力氣,一個虎撲,上前抱住了赤練尊者的兩條大腿,“謹之,快跑!

    郭謹之一抬頭,看見了赤練尊者雙目中的兇光,她抱著朱菲語一下子站了起來?戳搜鄞髱熃,她在猶豫。

    赤練尊者把手放在玉如意頭頂,“你放不放,你這是在找死!敝灰娝徽瞥袢缫獾念^頂落下。郭謹之一咬牙,決不能辜負了大師姐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機會。

    她一個飛躍,就上了樹頂,展開師門絕技“凌云飛花步”,用盡了全力朝前飛去。

    赤練尊者一怒之下殺了玉如意,可玉如意至死都沒有放開他的雙腿。他一氣之下,拗斷了她的雙臂,等他上了樹梢,哪里還有郭謹之的身影?他一聲長嘯,連大地仿佛都在顫抖。

    他跳下樹,望著玉如意的尸體,心里突然一陣難過,又是一陣發怒。氣得他在地下轉來轉去,正巧轉到了李小婉的身前。他想都沒想,抬手就是一掌,李小婉的身子被他打得飛了起來。

    赤練尊者就像瘋了一般,追著李小婉的身子打。就這樣一直不停地連續擊打,不一會,李小婉的身子已經被他打得血肉模糊不成人形了。

    他突然一個前沖,抓住了李小婉朝下墜落的身子,手掌如刀,一下就把李小婉的左手臂削了下來,白森森的骨頭連著筋,血肉模糊,讓人不忍目睹。

    這時,司徒赤兄弟帶著一幫人沖進了樹林,看了這凄慘的現場,都被驚呆了。有的人甚至不忍直視,悄悄躲到了后面。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