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故人西辭
作者:駢四儷六的小說
    洪熙元年的十一月伊齡賀帶著林媚春回了蒙古。

    走的那日顧惟**上覆著狐裘,伊齡賀騎在驚寒上“我們去跑一圈?”

    媚春從自己棕紅的駿馬上跳下來,將馬韁遞給霍青棠。

    “走!鼻嗵囊卉S上馬,與伊齡賀同時沖了出去。

    天上降了雪,地上慢慢覆上銀霜,伊齡賀穿深紫色瀾袍袖口是最顯赫不過的明黃色驚寒想是來了興致,倏地沖了出去。青棠雙腿夾緊馬腹“等那邊情況穩定了,你還回來嗎?”

    雪下得越發大了,媚春將顧惟玉推到亭子里,顧惟**傷好了不少只是時而受到阿芙蓉的痛苦整晚整晚睡不著覺。男人腿上蓋著白狐裘,他又穿同色的錦袍簡直看上去就是個病弱公子。

    媚春問:“你會娶她嗎?”

    “如果她愿意的話!

    媚春側目“你們漢人真復雜明明很簡單的事情你情我愿到最后還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你是否想過自己有問題?”

    顧惟玉笑“的確問題不小我現在還能否站起來都是個問題!

    媚春扭頭,“我說的不是這個!

    伊齡賀與霍青棠馳馬進林場,驚寒還沒撒腿跑起來,伊齡賀就扯了韁。

    前頭有一個女人,一個挺漂亮的女人,女人穿火紅的坎子,領上是同色的毛邊。女人走近了,手指一伸,“姑娘,主人想見你!

    伊齡賀與霍青棠的目光一道瞧過去,孟微冬在水上廊坊里坐著,青棠道:“有話直說!

    孟微冬眼睛瞧過來,又指指身邊的孩子;舻鹑擞行┌,孟微冬這么一指,蝶起便露了頭出來。

    青棠下了馬,徒步奔過來,將蝶起扯到懷里,“跑哪兒去了?你”孩子圈住青棠的腿,“大姐姐,姐夫說他來接我玩兒幾天,姐夫那里自在,也不用,蝶起”

    蝶起已經是個六歲的孩童,并不是沒開蒙的幼子,青棠俯身,“你已經,就應該知禮,先生教導過你要勤奮守信,你這樣貪玩懶惰,是君子所為嗎?”

    青棠拉了蝶起的手往外頭走,“慢著!泵衔⒍朴坪咭宦。

    伊齡賀就在外頭,青棠瞧他,驚寒腿兒一抬,如煙就閃開了,伊齡賀騎馬進來,孟微冬抬頭,“這位就是鐵木耳將軍?”

    伊齡賀道:“大都督死而復生,教人很是驚奇!

    孟微冬瞧霍青棠,“你是要跟著這位鐵木耳將軍回蒙古去,還是要跟著那個病秧子過后半輩子?”

    青棠將霍蝶起拉到伊齡賀身邊,轉身道:“大都督不僅麻煩多,心眼多,管的更多!

    男人慢悠悠嘆息,“青棠,你是我的妻子!

    霍青棠低頭摸自己腰上的鞭子,“不,我們沒過六聘之禮,包括所謂的向皇上請婚,都是你騙我的!

    “我去問過駙馬爺了,甚么欽天監,甚么請婚,都是假的。我在你眼里,和季舒沒甚么差別吧!

    “差點忘了,季舒都再嫁了,人家嫁了個好人家,做正經太太去了!

    孟微冬食指中指上各戴著一枚戒指,他說:“你這是怪我了?”

    青棠笑,甚么都沒說,只是轉身,“大都督多保重吧!

    如煙從邊上過來,手里拿著一個匣子,“姑娘,這是主人給你的!

    青棠挑開匣子,里頭整整一疊銀票,均是十萬兩一張的大數,上頭壓著一層寶石,紅藍寶石,波斯火鉆,并著拇指大的金珠子。

    “這是甚么意思?”

    “你跟我一場,權當留給你的一點子紀念吧。下頭有休書,你要也可,不要也可,反正我也該是個死人了!

    孟微冬笑,“不敢要?”

    青棠捏著匣子,與伊齡賀對視一眼,“我”

    孟微冬自己笑了,“本來是五百萬兩,黃甲拿走了一百二十萬兩,這里頭是三百八十萬兩,收著吧。畢竟你我夫妻一場!

    女人身影走遠了,駿馬嘶鳴,孟微冬咳嗽幾聲,如煙趕緊用帕子去接,那帕子上又咳出血來!澳@是何必呢,話說白了,人家興許就不走了!

    如煙又從懷中拿出一支琥珀瓶子來,“這是新煉的,多加了些阿芙蓉,鎮痛!

    孟微冬拿起瓶子就往嘴里倒,如煙連忙去喂水,“少吃些,吃多了會死的!

    “你真像她!

    如煙伏在孟微冬腿上,“您盡會騙人,哪里像她,人家還是年紀輕輕的小姑娘,我都是老菜葉子了,無端的詆毀了人家”

    男人刮了刮如煙的臉,“你像她,眉眼像她!

    孟微冬服了藥,安靜下來,手去撥弄女人的衣衫,如煙湊上去,“這樣吃法,遲早會死,您”

    一個大動作,孟微冬壓在如煙身上,“遲早要死,遲一天早一天有什么關系,反正活不過這個冬日了!

    男女聲音越來越低,低到最后,只剩纏綿的**,和雪地里無邊的空曠與無涯風景。

    伊齡賀抱著霍蝶起騎馬,青棠拉了馬韁,“我回去看看,孟微冬好奇怪!

    雪落的越發大了,青棠一人一騎停在方才那水榭門口的時候,只見兩個交纏的人影,孟微冬閉著眼,享受極了。

    倒是如煙,一雙眼睛瞧過來,她目光落在青棠的身上,青棠的眼眸子里,有些得意,還有些,譏誚。

    驚寒無聲無息,這一刻打了個噴嚏,孟微冬似有所感,微微睜開眼睛看了外頭一眼,霍青棠與伊齡賀已經轉身,走了。

    一路無言。

    出了林場,青棠才問一句,“方才那女人是不是有點像我?”

    “不像!

    伊齡賀道:“瞎了的人,才會覺得你們相像!

    青棠點頭,“咱們走!

    馬兒回來了,媚春迎上去,“可算回來了,病秧子擔心你們一去不回頭呢!

    聽了媚春言語,顧惟玉低頭咳嗽一聲,蒼白消瘦的面頰有些泛紅。

    伊齡賀卻道:“蒙古有戰亂,我不會帶她走。哪一天平靜了,我請大家去做客,你們一起來!

    媚春仰頭嘆氣,“好啦,這回我們是真的要分離了!彼煲黄,忽然撲到顧惟玉身上,“病秧子,你可要努力啊”

    青棠在旁邊發笑,媚春起身,又捶了青棠一下,拳頭很重,“我的霍姑娘,我要是和少主沒死,我們就回來,回來等你和病秧子生了孩子,我家少主就該死心了!

    青棠扯媚春的辮子,“等你不梳這個辮子了,伊齡賀就喜歡你了!

    “我呸!”

    女孩子們笑著鬧到了雪地里,林媚春的長辮子似鞭子一樣甩出去,“找打?”

    “我不大喜歡孟微冬,他心思多,陰沉。我其實也不大喜歡你,你優柔寡斷,萬事求周全,這樣也不好!

    顧惟玉抬頭,“方才見到孟大都督了?”

    伊齡賀手搭在顧惟玉肩上,“如果我還能活著回來,我就來看你們”

    青棠推著顧惟玉,身后還跟著一個小尾巴,“大姐姐,咱們吃糕點去吧?”

    青棠回頭,“不許!

    霍蝶起撅著嘴吧,“大姐姐現在好兇!

    顧惟玉點頭,“很兇!

    蝶起湊過來,附到顧惟玉耳邊,“我有錢,咱們偷偷去吃”

    顧惟玉碰碰孩子的手,兩人達成協議。

    青棠低頭,“我耳朵是不好,但你們小點聲兒,嗯?”

    人靜了,雪未停。</div>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