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嫁到》正文 78.78章
作者:Kya婭的小說
    顧巖此趟去奚家, 一切都很順利。

    關鍵是奚家那個閨女有點不爭氣,爸爸在旁邊問話, 她就已經按耐不住,一個勁兒的幫著男朋友講好話。

    奚皓的表情變化的可謂十分豐富多彩, 趁著顧巖不注意,偷偷瞪了她幾次?赊煞魄埔娏艘伯敍]看見, 面無表情的看向別處。等他再問話時,又繼續幫著顧巖拍馬屁。

    到最后, 奚皓也放棄了掙扎“你倆從小就認識,又是一個院子長大, 知根知底,叔叔還是挺放心你的!

    顧巖說“我承諾不了太多, 但會盡最大的努力讓她以后一直像現在一樣開心!

    奚菲一愣。

    他沒有過多的言語, 但這一句,就已經足夠讓她愉悅。

    奚皓面容也漸漸松緩開, 算是放了心。

    晚上, 顧巖離開后,奚皓還是沒忍住教訓了奚菲幾句“你個丫頭, 我跟你媽多敲擊他幾句,還不是怕他以后欺負你, 給他提個醒你倒好, 胳膊一個勁兒往他那里拐, 是不是蠢”

    “哎呦”奚菲嘴巴一歪, 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我那叫聰明好嗎”

    “呵”奚皓毫不委婉的打擊她“你如果算聰明, 這世上就沒傻子了”

    “”

    奚菲沖天翻了個大白眼,斬釘截鐵道“我這叫大智若愚”

    奚皓干脆懶得說話了。

    “您知道嗎”她一本正經“他現在身價多少手里財產多少森娛集團股份多少”

    奚皓道“那又關你什么事你不會蠢到以為結婚后會是你們共同財產吧”

    她切一聲“我當然知道。他今天來之前說好了,如果您跟媽媽要同意我和他,他就會把這些東西做公證,作為我跟他的共同財產所以啊,我幫他說話,那就是在賺錢呢!

    奚皓“”

    “您知道他是誰嗎他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她伸出一根手指,一字一頓的點了三下“金、龜、婿”

    奚皓“”

    翌日一早,奚菲便要踏上返回北京的飛機。

    而這次與她同去的,還有顧巖給她安排的一個助理。

    奚菲先前壓根不知道,也是到了機場,顧巖帶著這位練過散打的女生過來送她,才意外他不曉得什么時候給她找了這么個厲害助手。

    那女生個子高挑,體形胖瘦適宜,一身運動裝,短頭發,乍一看像個男孩子。

    顧巖說是徐聰老鄉,農村出來的女孩兒,讀書那會兒做過運動員,退役后一直想找份穩定的工作。

    前幾天顧巖讓徐聰挑個可靠的人跟奚菲去北京,徐聰就把她推薦給了顧巖。知道底細,大家都放心。關鍵同是女孩子,不僅能做助理還能兼顧保鏢,兩全其美。

    雖然這女孩兒話不多,但是當初做運動員的職業精神在,做事相當負責踏實。從過安檢開始,她就主動幫奚菲處理好了一切手續。

    正好相反的是奚菲話比較多,又是個見面熟的性格,兩人正好互補,在飛機上一交流,就漸漸熟了起來。

    這次返校,再過一個多月,就得放寒假。這期間,奚菲沒再接其它的工作。之前因為比賽和出席活動,她已經耽誤了太多學業。即將迎來期末考試,她得把落下的課程補回來。

    她把微博上面的工作聯系方式,改成了工作室小李的座機電話。生活上的需求或者要出行,勤快的助理立即就給她安排妥帖。

    不久后,她接到工作室小李的電話,網站那邊負責人聯系,問她能不能抽一個周末時間回去拍宣傳海報。

    既然是為公益,她當然甘心樂意。即便學業再緊張,她也不想拖拖拉拉,耽誤網站方的時間,便應允了。

    另外,小李說工作室年底會忙起來,已經提前接了許多商業演出。到時候她也正好放了寒假,董海陽想問她愿不愿意排練兩首笛簫與流行樂器的合奏曲,到時候跟團隊一起跑場子。

    奚菲也應允了。

    以前她羨慕奚薇,忙忙碌碌,生活多姿多彩。今時今日,她也終于熬到了這一天。

    只是她所有的一切在慢慢走上正軌的時候,奚薇的生活卻還是一片冰天雪地。

    上次在家里,奚薇躲著不肯見人。這次回來拍宣傳海報,奚菲時間又太趕,也沒見上面。每次打電話,奚薇不說,她也不敢提起來,怕觸到她的痛點。

    聽媽媽說,自從知道江天辰要結婚以后,奚薇就沒有回來過別墅。

    后來,放寒假回家那天,奚菲給她打了電話叫她回來玩。接近年底,奚薇手頭接的活動多,一直在外頭奔忙,又沒能回來。

    奚菲在家里休息了兩天,也沒閑著,直接去了工作室,參與團隊排練演出。

    而顧巖呢,因為一直待在工作室,接連好幾天沒去公司,被顧衛叫過去訓斥了一頓。

    但他永遠是副無所謂的態度,按照他以前自己的原話就是,公司的事兒有人愛管就讓他們去表現,他只負責年底分紅就行。

    并且,他拿著這份分紅資金,決定明年將工作室擴張。

    一天一天,奚菲跟著團隊全國各地跑,卻過得異常開心和滿足。

    顧巖起先還擔心她適應不了,帶隊的副隊長每天在群里匯報工作,總能在照片上看見她張著小嘴巴哈哈大笑的樣子,或視頻里聽見她那魔性聲音。

    只是沒過兩天,周末晚上加班跟會計對今年的年底賬時,忽然接到董海陽的電話,說奚菲在那邊出現了點小狀況。

    顧巖緊張“怎么了”

    “剛剛我們晚上表演的時候,有人在臺下用激光筆射她的眼睛!

    顧巖臉色驟然一變“怎么回事”

    董海陽在那頭沉默了一秒,說“你看看微博熱搜吧!

    “人現在有沒有事”

    董海陽說“人沒事。肇事者已經被保安抓住了,是個高中生,警察也來了!

    “怎么說”

    “說是看了今天的微博新聞!

    顧巖掛了手機,立即點開微博,熱搜第一,幾個刺眼的字眼假借公益斂財,高管。

    跟上次的路數簡直如出一轍。

    顧巖吸緊臉頰,克制的深吸一口氣,忍住了火氣,給奚菲打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接通后,奚菲沒有立即講話。

    顧巖喚了一聲“小菲”

    一秒后,手機里傳來她濃濃的鼻音,顯然是哭過鼻子了“嗯”

    “還好嗎”

    她沉默了幾秒,忽然就嗚嗚哭了起來“我怎么那么倒霉呀我,到底是誰這么恨我,黑我黑得沒完沒了了。我又不是什么大牌明星,他們干嘛非抓著我不放,是不是腦殼長了包!

    顧巖心也跟著揪了起來“別哭了,我一定把那人給你找出來,嗯”

    她憤然道“一定要找出那個龜孫子”

    “”

    第二天一大早,顧桓的秘書給他送進來一杯咖啡,剛轉身準備出去,迎面碰上顧巖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秘書連忙打了聲招呼,又回頭看顧桓。

    顧桓坐在辦公桌后,示意“你先出去!

    秘書出去后,輕輕的替他們關上了門。

    顧巖徑直走到辦公桌前,拉開椅子坐下。

    顧桓看他一眼,臉上冷漠而淡定“你來做什么”

    顧巖手指敲著椅背,皮笑肉不笑“跟你談點事情!

    奚菲因為突發事件,跟助理兩人提前回來了。

    因為這次的話題不雅,公益網站那邊似乎也受了影響,負責人打電話到工作室詢問具體情況。

    顧巖當機立斷,讓小李安排,及時召開記者招待會,澄清事實真相。

    這是奚菲第一次正面面對這么多媒體記者,她心里或多或少有些緊張。但是比起自身的名譽清白,她咬牙也得拿出所有勇氣去面對。

    記者會當天,有許多社交媒體都是全程直播。

    奚菲知道,幕后的人一定想看她落魄的樣子。所以,記者會前,她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整個人清清爽爽,在面對鏡頭時,甚至一直保持著淡淡的微笑。無論記者的問題如何犀利刁難,她的態度從始至終榮辱不驚。

    她把自己出道以來所有的經歷,平靜的像大家陳訴了一遍。

    從高中到大學,又從大學到第一次參加民樂選秀節目,最后在朋友的幫助下又參加了原創音樂大賽“我也很意外,自己會因為參加這個節目被大眾所熟知和喜愛。所以,網上對我的傳言,我覺得簡直太荒謬。如果爆料人敢站出來,我可以當著眾位媒體與他對質”

    “另外,關于我代言親愛的,回家公益,目前我剛跟網站負責人姜小姐談好合作事宜,至于斂財一說,我會盡快請姜小姐幫我出一份證明。事實勝于雄辯”

    記者會接近尾聲的時候,現場忽然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騷亂。

    此刻,同樣在看網上直播的顧寒,眉心輕輕擰了起來。

    當混亂的場面中,鏡頭對向一個俊逸陽光的年輕男人身上時,現場的粉絲剎時尖叫起來,興奮的叫著男人的名字。

    男人清秀的五官中帶著一抹冷俊,帥氣中又帶有一抹沉穩。他身穿一身黑紅色飛行員夾克衫,襯得皮膚很白。在工作人員的保護下,從后臺朝這邊走了過來。

    他插著兜走上臺后,懶懶的把雙手抽了出來,很隨意的輕輕拍了拍奚菲的肩膀,然后眼眸一抬,目光散漫的看向鏡頭。

    電腦里忽然安靜一片,隨即傳出一道清潤而干凈的聲音。

    “大家好,我是顧巖!

    又是一陣瘋狂的尖叫聲。

    “抱歉,打斷了各位。今天過來這里,是想替奚菲向大家澄清一些事實!

    此話一出,粉絲和媒體們都紛紛好奇追問兩人什么關系。

    他聲線平穩的說“與今天主題無關的事我們改日再聊。今天我來這里的目的,是想告訴諸位,我和奚菲從小一起長大,她的為人我最清楚。如果真有傳聞中所說的,5億陪睡傳媒集團高管,那么”他頓了頓,忽地邪氣的一勾唇“那個人,也只有可能是我!

    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奚菲一心只想做好音樂,不屑玩手段追逐名利。所以請圈子里那些惡意伸向她的臟手趁早從她身上拿開!

    然后,他一改之前的平靜,言語中帶上了幾分嚴肅和警告“今日借此機會,我在此提醒各位圈內同仁一句,這次我們不繼續追究肇事者,是愿他好自為之從此收斂。如再有諸類惡意新聞牽連到奚菲,我顧巖,”他豎起大拇指朝自己的胸膛指了指“以及森娛傳媒,將不惜一切代價,玩兒到他身敗名裂”

    顧寒盯著電腦屏幕里的那雙眼睛,搭在辦公桌上的手,輕輕握成了拳。

    他不急不緩的關了電腦,掏出手機給顧巖打了個電話過去。

    一個小時后。

    顧巖手里拿著文件袋進來的時候,顧寒在辦公室里等候他。

    顧巖坐下后,抬起腦袋看他,兩人一個比一個自在泰然。

    但是顧巖知道,顧寒這會兒心里一定不好受,因為這兩天公司里,都在相傳顧桓要收購他手里的一半股權。

    他勾起嘴唇,寡淡一笑,也不跟他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你如果想問我是不是答應顧桓,將來賣給他手里的一半股權,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沒錯!

    顧寒“這么說,你剛剛在記者會上放的狠話只是噱頭,壓根就不在意他為了女人針對奚菲了”

    顧巖翹著二郎腿靠在椅背里,輕輕嗤笑了一聲“你覺得我會輕易放過那個真正心術不正的人么”

    辦公室內一時安靜。

    如果不是那天在前臺碰到尤夢來找顧寒助理,他還真要認為是顧桓在背后主使。

    “你倒是消息很靈通,竟然連尤夢跟奚菲有過節的事情都調查的這么清楚!鳖檸r淡淡一笑;“可惜,你想利用這件事來挑撥我跟顧桓,居然被我誤打誤撞識破了!

    爺爺去世那天,他看見了顧桓的手機來電,的確是懷疑過網上扒出奚菲高中那段過往,是不是顧桓在替他女人報復。

    “顧桓壓根就沒承認尤夢是他女朋友,并且兩人最近在鬧矛盾。所以你就讓秘書帶她到公司來找他,想要借這個女人大鬧一場,目的是讓我知道顧桓跟尤夢有私密的關系!鳖檸r說到這頓了頓“說實話,要怪就怪你的秘書辦事不力。其實,我早知道顧桓跟尤夢有牽扯,要不是你秘書多此一舉,我還真不會懷疑接連發生在奚菲身上的事兒跟你有關!

    顧寒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

    顧巖瞧他半響,輕諷一笑“我就給你直說吧,就算這事兒是顧桓做的,我也不可能把手里的股權賣給你一分!

    當初那場差點要了他命的賽車事故,恰巧魏天騎黑了顧桓手機,發現顧桓有賽車手朋友,所以他一直以為是顧桓的背后主使。

    不巧的是,后來他帶團隊去北京演出,結束后,他請大家吃飯時,在包廂里,看見電視上正在播放森娛傳媒出品的那部賽車競技電影。

    那部電影出品人就是顧寒。

    摩托車賽車競技電影,拍攝過程中不可能不會請賽車指導。

    顧寒想認識一個摩托車賽車手,簡直輕而易舉。

    那一刻,他才發現了這一絲蛛絲馬跡。

    “當年,我從書房出來時只見顧桓滾下了樓梯,的確是沒親眼看你伸手推他!鳖檸r眼瞳一凜,擰緊了眉心“可那個時候,就算是他自己醉酒頭暈跌下樓,你就站在樓梯口,明明可以拉他一把,為什么不救”

    顧寒“人掉下懸崖時,你來得及救人”

    “顧桓高考,那瓶酚酞片又怎么說”

    顧寒眉心一抖,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顧巖。

    兩人目光對視,刀光劍影。

    “顧桓高考那天腹瀉不止,大家都以為是他自己身體原因。如果不是我沒揭穿你壓在枕頭下的藥瓶,爸媽現在只怕連公司都不會讓你進吧”

    顧寒臉色一黑“糊口亂說的話誰都會講!

    “爸媽為什么從小不重視你,你自己反思過么”

    顧寒眸色升霜,表情不善的盯著他。

    “你從小嫉妒父母偏愛顧桓,怨恨大家對你的不公。所以你心理扭曲,滋生了變態的想法,甚至想弄死我們!鳖檸r從椅子里站起來,把手里的文件袋丟到他辦公桌上“從小父母忙,是你跟爺爺照顧我多,我記著這份感情!

    “這些證據,只要你的手不再伸向奚菲,絕對不會有第三人知道!鳖檸r手重新插進褲兜,垂眸看著辦公桌對面臉色鐵青的男人“與其活得這么辛苦,我勸你,還是看看心理醫生!

    他說完,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這些年來,他夾在兩人中間,又何曾輕松過。

    顧桓怨恨他沒替自己作證是顧寒推他下的樓,顧寒又時刻防著他會聯手顧桓與自己爭奪公司。

    他的內心,一半愧疚,一半感恩。

    當初明知是顧寒害了顧桓高考失利,卻因為從小跟顧寒的感情,不忍父母對顧寒更加冷淡,所以才隱瞞了下來。

    但也從那時起,顧寒不再是他心目中敬重的兄長。

    前兩天,顧桓問他為什么愿意把手里的一半股權賣給他。

    因為爺爺曾交代,讓他一定要支持那個有能力把公司發展下去的人。

    顧桓雖然心里一直怨恨他,卻至少還有6理智的大腦,沒有選擇用極端的手段報復。

    他想,這大概是為什么父母會更喜歡顧桓的原因。

    奚菲事情的風波很快平息了下去。

    顧巖也是事后才知道,原來公益網站那頭的背景也挺硬。奚菲身上如果爆出丑聞,必定會對她所代言的網站產生極其惡劣的影響。大概是那邊也做個公關,所以很快被壓了下去。

    雖然風波已過,但顧巖為了她的安全考慮,年前也沒準她再出去跟著演出。

    所以她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工作室里上班。

    年底了,工作室的每個人都高度忙碌起來,她每天跟大家一起創作,排練,錄音。所有人都盡心盡力,即便是到了下班時間,也主動留下來加班,沒有任何一句怨言嘆息。

    這大概就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哪怕忙碌也很幸福的感覺。

    當然,最為拼命的還是作為隊長的顧巖。

    他永遠是工作室最后一個關門離開的人。

    他現在還沒從公司那邊完全抽身出來,白天要到那邊上班,下班和周末時間,基本都泡在工作室加班。奚菲每天晚上都會等他一起,偌大的工作室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她就變身成了他的小秘書。

    幫他叫外賣,泡咖啡,偶爾還給他捏捏肩按按摩。不過大多數時候,她會利用這些時間,翻找書籍論文,或看視頻聽各種類型的音樂,學習更多的東西。

    顧巖怕她太累,說過好幾次讓她早點下班回去休息,不用在這里陪他。

    可她怎么說

    “你以為我是陪你啊,我是想,這間工作室以后也會是我的財產,我得好好在這里監督你干活”

    “”

    還能說什么

    有天晚上,兩人下班從工作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

    在辦公室的時候不知不覺,不知何時,外面已經是漫天飛雪。

    奚菲戴著耳罩,雙手裝在羽絨服的兜里,靴子踩在雪地上發出細微的聲響。

    她蹦蹦噠噠的走在顧巖的前頭,嘴里還在哼唱剛剛學會的一首新歌。唱到一半,回頭看顧巖,見他不疾不徐的跟在自己身后,落下了幾步距離,她忽然撲過去抱住他的胳膊一笑“今天這么冷,真適合兩個人抱在一起睡覺!

    顧巖垂眸睨著她。

    她眼睛笑瞇瞇的彎起,像一只小狐貍,問他“你要不要幫我想個理由騙我爸爸媽媽,然后把我帶回去暖被窩呀”

    顧巖挑著眉,哼笑一聲。

    奚菲看著他,也跟著笑。

    “小顧哥哥,如果將來有一天,咱們樂團能將國樂帶上世界舞臺,我一定做夢都會笑醒的!

    顧巖呵笑一聲。

    “你說會不會有這一天啊”

    “必須的!鳖檸r道“畢竟有我這么優秀的隊長!

    奚菲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你好不要臉吶!

    顧巖無語的斜睨了她一眼“你好意思說我”

    奚菲搖頭晃腦,也不否認。

    大片大片的雪花,從黑色的天幕中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

    奚菲抱著他的胳膊跟在他身旁,一會兒低頭踩雪,一會兒又仰頭看雪景。

    某一刻,她忽然指指顧巖的頭頂“小顧哥哥你看!

    顧巖沒鬧明白她在指什么,卻也配合的仰頭看了眼。除了漫天飛雪,什么都沒有。

    “什么”

    她咧呀狡黠的沖他一笑“你看我倆頭發上的雪,咱倆一起到白頭了呀哈哈哈哈哈”

    顧巖“”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