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不下來的男人[快穿]》正文 132.132
作者:袖側的小說
    此為防盜章  那男人死得真冤。..cop>    韓煙煙把背包還給了齊彤彤, 齊彤彤聽說她住進了頂樓,毫不掩飾她的羨慕嫉妒恨。

    “你可要把我拉出苦海!彼粗n煙煙的肩膀, 滿眼都是期望:“靠你了!”

    “我盡力!表n煙煙壓力山大, “不敢打包票!

    韓煙煙一點點的在丁堯身上施展她作為女人的魅力和手段。在外人看來,丁堯可以說很迷戀這個女人了,生活上給她最好的供養, 讓她像活在末世之前。

    丁堯讓韓煙煙住進了他的套房之后, 連續兩個月沒再找過別的女人, 張有權終于把齊彤彤也收進了自己的房間里。脫離了三樓的苦海,齊彤彤簡直熱淚盈眶。

    “他是真的很迷戀你啊,有什么絕招啊,傳授兩手?”她跟韓煙煙咬耳朵。

    韓煙煙笑而不語。

    她的外掛就是電子音給她準備的這具青春又鮮嫩的肉體。丁堯迷戀的大約也就是這個。

    在這末世里,通訊雖然沒退化到靠吼,娛樂卻真的退化到靠手了。古城區經常限電或者限水。對很多人來說, 晚間最大的娛樂就是滾床單了。特別是天氣一天比一天更涼之后。

    丁堯看起來三十歲上下的年紀, 韓煙煙其實不知道他到底多大年紀,但可能是因為身為異能者的緣故, 他的精力和體力都真的太旺盛。性事于他如吃飯飲水。

    他每次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尤其要的兇狠。

    韓煙煙被滋潤得唇紅齒白, 眼波瀲滟,自骨子里生出了一種惰性。

    她被迫來此執行任務,是因為生命懸于人手, 因此初到時, 迫不及待的給自己艸人設, 做計劃?伤F在卻想到, 這奇異的世界與她的世界或許時間并不同步。這世界簡單粗暴的就叫作“快穿世界”,而她從前看的那些快穿文里,很多女主甚至在完成任務之后,依然生活在任務世界里,直到過完一生,安然老死,才回到本源世界。

    想到這個世界有極大可能也遵從這樣的規則,她初到時的急迫感就找不回來了。

    她現在衣食住行都無憂無慮,甚至比從前自己寫文討生活時過得都輕松。丁堯身上她也一直沒有找到突破口,丁堯迷戀她的美貌和肉體,但也似乎并沒有愛上她的趨勢。

    韓煙煙這心里就懶懶的,就想這么繼續混下去看看。說不定丁堯跟她就日久生情,能找到老夫老妻的感覺了呢?

    她這種惰性和僥幸的心理,在冬日的大雪紛飛里被打得粉碎。

    在生存更加困難的冬天,三樓來了幾個新女人。末世里靠出賣自己活下去的女人比比皆是,能混進雷霆基地的,都是美女。其中有一個尤其漂亮,要論顏值,還壓了韓煙煙和齊彤彤一頭。

    在一個大雪紛飛,大家都窩在建筑物里貓冬的日子里,丁堯睡了那女人。..cop>    像一盆冷水,澆醒了被寵得懶洋洋的韓煙煙。

    韓煙煙清醒的認識到,這個女人的出現威脅到了她地位乃至于生存。那女人來到這里,了解了情況,便目標明確的劍指丁堯。她就和當初的齊彤彤一樣,想當“老大的女人”。她的段數顯然高過齊彤彤,在丁堯睡了她之后,雷霆的男隊員們都沒敢碰她,一個個按兵觀望。這場女人間的較量,成了隊員們冬日里的娛樂。韓煙煙聽齊彤彤說,男人們開了盤口,賭最后誰會贏。

    也有些男人私底下向她暗示如果她“不得不”搬出丁堯的套房的話,他們愿意接手她,讓她不至于淪落到三樓去。

    韓煙煙臉被打得生疼,思前想后,終于明白只靠一具年輕嬌嫩的肉體終究是不能套牢丁堯這樣的男人。指望對方通過陰/道發掘自己靈魂的閃光點這條路顯然風險太高。韓煙煙終究還是不得不彎下腰去,捏著鼻子把被自己丟掉了地上去的“堅強少女”人設重又撿了起來。

    丁堯這天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看見韓煙煙在那里默默的收拾行李,一副要離開的樣子。

    “做什么?”他挑眉。

    韓煙煙“淡淡”的說:“讓賢!

    丁堯問:“讓什么?”

    韓煙煙垂眸:“你不是已經看膩了我,想要換人嗎?”

    男人都有劣根性,看到女人,特別是漂亮女人為了自己爭風吃醋,總是讓他們感到愉悅。就連丁堯這樣的男人都不能免俗。

    他嘴角勾了勾,懶洋洋的說:“瞎說什么!

    韓煙煙推開衣柜門,整理的自己的衣服,只那那些方便的衣褲,漂亮卻華而不實的衣服她都沒碰。

    “我不跟你吵!彼桃獗荛_丁堯的目光,淡然的說,“反正是遲早的事。對了,你能不能給我一把槍……”

    韓煙煙話沒說完,就被丁堯攔腰抱起扔在了床上。丁堯隨即壓了上來。

    “你要槍干嘛?”他問。

    “防身!表n煙煙說,“我的冰錐攻擊力太弱,能有把槍的話,安系數高點!

    丁堯皺眉:“你想去哪?”

    “當然是離開你的地盤……”韓煙煙頓了頓,睜大眼:“你總不會以為我是要去三樓吧?”

    丁堯挑眉:“你就是去三樓,也沒人會碰你!

    韓煙煙嘴角扯了扯:“你太自信了。這幾天……有大概六個人告訴我,你不要我了,他們可以接手我!

    丁堯的眼中閃過一抹冷意。一個男人若被別的男人覬覦自己的女人,總歸是有些惱怒的。

    “你看上了誰?”他問。

    “誰也沒看上!表n煙煙說,“我打算離開這兒!

    丁堯挑眉:“想去哪兒?”

    “管委會那邊兒不是新來的幸存者都能給安置房嗎?”韓煙煙平靜的說。..cop>    丁堯問:“那你打算靠什么活?”

    這幾個月以來,韓煙煙吃香喝辣都是丁堯養著。這種安逸的生活使她產生惰性。如之前那樣瘋狂鍛煉異能至昏倒來突破極限這種方式,她后來沒再試過。雖然也有鍛煉,但異能進步的速度差強人意。她現在也就是能凝出幾個冰錐,但是攻擊力根本無法跟同為冰系異能的老張比。

    當初她凝出一個冰球,張有權一根鋼筆大小的冰錐就將她的冰球擊得粉碎,余波甚至將她的手心都炸爛了。

    據說張有權曾經有過一根冰箭穿透十二個喪尸頭顱的記錄,在冰系異能中,堪稱牛逼。

    丁堯收攏了很多牛逼的同伴圍在他身邊,對韓煙煙的那點柔弱的小異能,顯然就看不入眼。

    韓煙煙惱怒起來,咬牙道:“我去參加搜索隊,總能養活自己。不就是殺喪尸嗎?有什么了不起!你別忘了,我殺過人的!”

    丁堯的眸色微微的變了。

    “你殺人時的狠勁呢?怎么沒了?”他捏著她的下頜,目光中帶著冷漠,“怎么變得跟別人沒分別了?”

    像是有道亮光劃過韓煙煙的大腦。

    韓煙煙想推開丁堯,丁堯按住了她的手腕,扯她的衣服。她盯著丁堯,四個冰錐在她頭部上方凝成,攻向丁堯?赡切┍F速度不快,也沒有力量。才剛一動就被紫色電光融化,瞬間蒸發成一道白煙消失。

    韓煙煙咬緊嘴唇,并不哭鬧。她踢他,咬他,都無法阻止他。

    “你看……”丁堯揉著她的身體,“你這么弱,走到哪兒都會這樣!

    “我會變強的!”韓煙煙咬牙道。

    丁堯眸色漸深:“那就變強給我看!

    他鉗主她的下頜,咬住了她的紅潤潤的唇……

    韓煙煙一覺睡醒,還在半夜。身體酸疼的感覺稍稍緩解了些,她想翻個身,發現男人的手臂搭在她的腰間。她一動,丁堯就醒了。

    這個男人的警覺性總是很高。

    冬天這城里濕冷,韓煙煙是北方人,很不適應這種沒有暖氣的冬天。丁堯的身體散發著熱力,像個火爐子。韓煙煙就挪了挪,蹭進他懷里。丁堯閉上眼睛,把她摟緊懷里,繼續睡覺。

    韓煙煙卻一直睜著眼睛。

    她已經明白了自己犯了什么錯。丁堯這個男人,根本不會為金絲雀型的女人吸引。他或許一時迷戀她的身體,卻很快會膩,又去別人那里尋找新鮮感。要不是電子音給她開掛,給她準備了一具對男人極有吸引力的身體,她可能現在已經被三樓新來的女人取代了。

    韓煙煙輕輕呼出一口氣,知道自己沒有別的路可走,她必須變強。

    那才是丁堯喜歡的。

    過了幾天,丁堯回到房間,沒看到韓煙煙。他直覺敏銳,立刻察覺不對。

    推開衛生間的門,滿地冰屑,浴缸里堆滿了還沒融化的冰錐。

    韓煙煙昏倒在地上,異能耗盡。

    電子音是個小氣鬼。她想要盛世美顏,電子音不肯給,只給了她這樣一張臉。按照這種霸道總裁的攻略難度來說,只能說是差強人意了。

    韓煙煙看著鏡子,長長呼出一口氣。

    顏有了,套路有了。仿佛搭好了舞臺,穿好了行頭,按部就班把這出戲往下唱就好了。

    現在韓煙煙真正關心的不是這出戲的內容,而是戲外的別的事。

    首先,這個見鬼的“快穿世界”到底他媽是什么鬼?以電子音那副高高在上的德行,估計也不會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

    那么這個問題先擱下,先理理她現在的情況。根據電子音所說的,她現在應該是要死不死的狀態,死不死就看電子音發不發慈悲了。而想活下去,就得聽電子音的話,在這個見鬼的“快穿世界”完成寫見鬼的狗屁任務。

    可以,她接受。畢竟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她現在到底是人是鬼,是靈魂出竅還是意識離體,反倒都是最細枝末節的事了。韓煙煙不care。

    那么第三,就是這個“快穿世界”本身了。這四個字還有“韓煙煙”這個名字簡直令她無力吐槽。

    電子音先前提到做任務,給出的衡量標準模模糊糊莫名其妙,好在臨到送她來這世界時,反而又給了個清晰明確的目標——讓攻略目標愛上她。

    但韓煙煙清楚的記得電子音還說了一句“如果愛情真的像你說的那么能改變一個人的話”。所以她什么時候跟電子音談論過“愛情”這個話題了?好吧,這個問題無解,暫時擱置。

    從電子音的話里,韓煙煙準確的把握住關鍵信息,電子音給她這樣一個任務目標,說到底,還是為了“改變”目標人物。為什么?

    以及……韓煙煙看著自己的眼睛,心里非常介意一個詞——構建師。

    它說,她是一個非常有潛質的構建師。所以構建師到底是什么?

    還有,她在精神恍惚了那一瞬之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是“標記”……

    太多的問題都無解,預計短期甚至長期內都得不到答案。韓煙煙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決定把這些問題都暫時先擱置,先把這第一個任務做好。

    就和韓煙煙預期的套路一樣,半個月后,她接到另一個陌生的來電。

    “韓小姐您好,我姓何,我是鄭先生的秘書!彪娫捓锏哪腥苏f。

    韓煙煙明知故問:“哪個鄭先生?”

    “鄭氏集團總裁鄭曜先生!

    韓煙煙用困惑的語氣問,“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之前鄭先生隨一束花一起送給您一張十萬的現金支票,我這邊顯示支票已經過期,但是您并沒有去領取這筆錢!焙蚊貢f。

    “哦!”韓煙煙做恍然大悟狀,“想起來了!我的確收到這么一張支票,因為很莫名,我就直接處理掉了。正好,您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何秘書笑道:“韓小姐是不是以為遇到了騙子?您放心,您誤會了。半個月前,您為鄭先生的母親輸過一次血,這十萬塊就是感謝金!

    “原來是那個事啊!表n煙煙作釋然狀,輕笑道,“那需要什么感謝金,那是我應該做的!

    何秘書也笑:“感謝肯定是需要感謝的。這樣吧,我叫人再給韓小姐重新送一張支票過去,這次不寫日期了!

    韓煙煙說:“別送了,送了我也不會去取錢的。我說了,這不是什么大事,你們已經送過花了,替我謝謝那位鄭先生吧,我最喜歡百合了!

    何秘書也沒有為難她,痛快的說:“好,那我替您轉達!

    第二天,當又一束百合花送到辦公室的時候,韓煙煙就知道,魚上鉤了。

    雖然她說了一束百合花足夠了,但鄭老夫人是rh陰性,以熊貓血的稀有程度,鄭曜這個孝順兒子,就不會放著她這個移動血庫不聞不問毫不表示的。

    果然,她又接到了那位何秘書的電話:“韓小姐,鄭先生說,既然您喜歡花,那就讓您每天都收到花,希望韓小姐喜歡!

    這一次韓煙煙沒有推辭,說:“請幫我謝謝鄭先生,我……非常喜歡!

    那之后,鄭曜果然每天一束花,準時送到辦公室。一時間,公司里傳言她被富二代追求,也有人說她被大款包養。

    辦公室眾說紛紜,但韓煙煙并不在乎。有時候她在座位上抬起頭,撐腮四望,會看到這些鮮活的人。這些人或對她微笑,或目露鄙夷,或羨慕嫉妒。

    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在這個世界里,對她必須要執行的任務來說,這些人……都不過是npc。

    而已。

    作為這個快穿世界的任務者,她看著他們的時候,就知道他們每個人是誰,有什么背景。

    比如李燕,她看她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她是誰,知道她來自南方某個小城,家里有父母和一個相差了20歲的弟弟,知道她暗戀大學的學長,更知道那學長也在這個城市,十天半個月的給她打個電話聊騷,吊著她做備胎。

    比如何秘書,韓煙煙接到他第一個電話的時候,就知道他是皮膚白皙瘦削的高個子,知道他是哪里人,甚至知道他女朋友喜歡哪個牌子的口紅。

    這些,都是她作為任務者被電子音允許掌握的信息。因為有這些信息的存在,仿佛開了天眼般的韓煙煙并不著急,耐心的等著一個重要的npc的出現。

    不負她所望,在收了一個月的百合花之后,那個重要的npc就出現了。

    手上鉆戒有鴿子蛋大的富家千金身后還帶著兩個保鏢,前臺小姐攔都攔不住,一路直沖進辦公室,確認了誰是韓煙煙之后,甩手就是一耳光。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