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不下來的男人[快穿]》正文 133.133
作者:袖側的小說
    此為防盜章  丁堯身手利落的從墻上跳下來。他走到韓煙煙身前蹲下去看了看她兩只手。手掌心覆著薄薄一層半透明的冰, 隱約可見紅肉白骨。

    丁堯頷首:“沒什么事!

    他說完,站起來去撿那柄開山/刀。指尖碰觸到刀鋒,刀就消失了。韓煙煙想起來他除了雷系異能, 還是空間系異能者。

    丁堯把那男人的背包、韓煙煙的背包和收納袋都收進了空間里,再轉身, 韓煙煙已經扶著臺階旁的花壇晃悠悠站了起來。丁堯看了她一眼:“走吧!

    韓煙煙點點頭。丁堯就走在前面, 沒走兩步,聽見身后咕咚一聲。轉頭, 韓煙煙又坐在了地上。

    她腿軟。

    “第一次殺人?”丁堯問。他看她殺喪尸挺猛,也不膽怯,沒想到殺個人會這樣。

    韓煙煙臉白如紙, 點點頭。

    “習慣就好了!倍蛘f著, 把手伸給她。

    韓煙煙伸出手, 就被丁堯握住, 他的手像鉄鉗一樣有力,拉住她手腕一把就把她拉起來。韓煙煙還想扶他一下,丁堯已經彎下身去抱住了她的腿,一起身就把她扛了起來。

    韓煙煙猝不及防就頭朝下, 驚呼了一聲,又立刻捂住自己的嘴。

    兩個喪尸聽見聲音,晃悠悠朝這邊走來,隨即被兩道紫色雷電劈裂, 碎成了焦渣堆在地上。韓煙煙放下心來。

    有這一位在, 安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太陽西斜, 已經快到了集合的時間。丁堯扛著韓煙煙,大步朝車隊方向趕去。韓煙煙看著地面飛快的后退,沒一會兒就頭暈,干脆閉上了眼睛。

    她一直想著丁堯說的那句“習慣就好了”。殺人也能習慣嗎?丁堯是殺過很多人嗎?

    “丁先生!彼鋈槐犻_眼睛問,“那個人為什么要殺我?”

    “你大包小包的,一副大有收獲的樣子。叫我碰見,也要截胡一把的!倍蚵唤浶牡恼f。

    原來是這樣,原來就是這么簡單的理由就可以殺人。韓煙煙苦笑。虧她還覺得自己飽覽世情,鬧半天,在這個世界里她就是個傻白甜。

    仿佛是感受到了她的沮喪,丁堯忽然說:“戰斗意識挺好的!

    這一句沒頭沒尾,卻實實在在是在夸她。但也讓韓煙煙明白,丁堯至少是把她和那男人的搏斗看了場。

    他沒出手,只冷眼旁觀。

    可能是因為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在最危急的時候救下她。也可能是因為,她是死是活對他根本無所謂。當然更大的可能是,他看上了她卻沒有強要她,是因為他覺得把她當成一匹野馬來馴服更加有趣。

    韓煙煙更傾向于最后一種。因為這男人就在一旁,卻袖手旁觀,任她吃苦頭。..cop>    被人扛在肩膀上并不舒服,不僅頭暈,胃部還一下一下的被頂得難受。在這種顛簸中,韓煙煙第一次殺人的恐慌漸去,又找回了她的冷靜。

    她擰著頭向上看,只看到丁堯寬寬的肩膀。

    很好。事情雖然小有波折,卻意外的朝好的方向發展了。丁堯一直盯著她,說明他對她的確有意思。這意外的波折也給了“倔強少女”一個服軟的臺階下。

    接下來,不管什么變強不變強的,自由發揮吧。她來到這個世界不是為了在這里生存,是為了攻略丁堯。不能本末倒置。

    只有攻略下丁堯,真正的她才能生存下去。

    扛著一個大活人,卻一點不受影響,丁堯腳程極快,很快就回到了車隊。除了留在那里守衛車隊的戰隊隊員,派出去的隊員和搜索隊也陸陸續續趕回來了。

    “立軍,過來給她治一下!倍蚩钢n煙煙直接大步走到自己那輛越野車前,拉開后座的車門就把韓煙煙塞了進去。

    孫立軍小跑著過來,一看:“哎喲,這是怎么了?誰呀,這么不開眼!

    這傷口一看就知道不是喪尸,是人干的。不管是想強/奸還是想打劫,這人朝丁老大看中的女人下手,估計這會兒已經上西天了。孫立軍為這人默哀了一秒。

    韓煙煙再一次領教了孫立軍的牛逼。深可見骨的傷口短短片刻就愈合如初,連一點傷疤都沒留下。她望著兩只手掌光潔的手心,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丁堯坐到副駕位子上,扔過來兩件衣服:“換上!

    韓煙煙的衣服上浸了血,血腥味會引來喪尸。

    韓煙煙抱著衣服,看著丁堯。

    孫立軍早就有眼色的走開了,還揮了揮手,把車旁兩個戰隊隊員也招走了。越野車的附近沒人,韓煙煙躲在車后座換衣服,沒人能看見。

    除了丁堯。

    后視鏡里照出丁堯的眼睛,那雙眼睛也看著韓煙煙。

    韓煙煙和那雙眼睛沉默對視了一秒,微微側身,抬手脫下了沾了血的t恤。

    丁堯從后視鏡里望去,單薄的肩膀和纖細的腰肢隱在光線昏暗的車廂里,皮膚瑩瑩的像會發光。那少女眼睫低垂,表情隱忍,格外的會讓男人感到愉悅。

    她將分寸拿捏得很好,丁堯低頭點了支煙。

    韓煙煙快手快腳的換下了沾了血的衣褲,團成一團:“這個……”

    丁堯咬著煙,反手一模,把血衣血褲收進了空間里。收回手按了下喇叭,司機聞聲跑了過來,拉開車門上了車。

    韓煙煙欲言又止。丁堯從后視鏡里看到,手指夾住煙,側頭跟她說:“你坐這輛車!

    韓煙煙就安靜了。

    太陽已經西斜,車隊到了預定要出發的時間。..cop>    大部分搜索隊員都趕回來了,少部分沒回來。不知道是死在喪尸嘴里,還是死在同伴手下。車隊又等了一會兒,等來稀稀落落幾個人,再不見人影兒,便出發了。

    也沒有人再上丁堯這輛車,韓煙煙一個人占據了后座,干脆躺下休息。一場殊死搏斗,時間雖不長,卻幾乎耗盡了她的體力。體力還在其次,韓煙煙更嚴重的是感到精神上有一種說不出的疲倦。

    她躺在后座上,頭在駕駛這一側,正好能看見丁堯的側臉。光線太暗,看不清細處,只看到一個剪影,鼻梁挺拔,下頜的線條硬朗,偶爾轉頭向她投過來一瞥,眸子幽深精亮,令她呼吸便是一滯。

    這個男人……她有本事能讓他愛上她嗎?韓煙煙微感動搖。

    她躺在后面,聽著丁堯和開車的人低聲說話。車隊前進的目的地是沂海市郊的某某廠,大約還有多少公里,要用多少時間……韓煙煙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她在車子停下來的時候驚醒,外面的天黑了,照明的是車隊的燈光。車子都停下來了,發動機的轟鳴聲都靜了下來。她坐起來,發現車隊已經出了市區,周圍也有建筑物,影影綽綽的看起來都不高,像工廠。

    這地方的確就是工業區。她想起來路上聽丁堯和司機說的話,他們此行的目的是這廠子里的機床。

    “你留在車里!倍驅n煙煙說完,又對司機說,“你看著她!

    司機點頭應是,沒下車。丁堯一個人下了車。

    韓煙煙透過窗戶看到雷霆戰隊的人在集結,搜索隊的人卻都留在了卡車上,卡車上有鐵籠,可以保護他們。

    “他們要干嘛?”韓煙煙問。

    司機回答:“清場子!笨戳怂谎,安慰她說:“別擔心,老大親自帶隊,不會有事!

    韓煙煙不知道這人從哪里看出來她擔心了。昨天之前她還能維持一個獨立的自我,今天丁堯把她扛回來,就已經宣告了主權?赡茉谶@些人的眼里,她已經是丁堯的女人了。

    她閉上嘴,默不作聲的看著。

    丁堯帶著那些隊員進入了漆黑的工廠。

    很快響起了各種各樣的聲音,有喪尸的嘶叫聲,也有槍聲和爆破聲。隔著幾十米的距離,隔著工廠的院墻、屋舍,那些聲音隱隱約約,卻又擋不住的往耳朵里鉆。

    中間有一陣聲音特別激烈,而后沉寂下去。又過了一陣,工廠突然大放光明。

    “看吧,沒事。找到備用電源了!彼緳C說著,點了根煙,并不十分擔心。

    但韓煙煙總覺得那些喪尸的嘶吼特別可怕,跟她白天看到的好像不太一樣。司機側耳聽了會兒,說:“臥槽,這起碼三個變異喪尸吧……不對,四個!!

    司機是個相貌普通的中年人。韓煙煙看著他的后腦勺,覺得他一定有故事。

    齊彤彤也有故事,趙雨萱也有。孫立軍、老張都是有故事的人。她殺死的那個人肯定也有故事。每個人都有故事,所有人的故事交織在一起,構成了這個世界。

    韓煙煙想,她在這個世界要做的事,就是把她和丁堯的故事編好,讓電子音滿意。

    整個清場的過程花了兩個多小時。終于有戰隊隊員從里面出來,把工廠的大門完打開,并打起了手勢。

    停在空曠處的車隊,一輛一輛的打著了車,順序的把車子開進了廠子里面,搜索隊員這才下了車。有戰隊的人過來宣布:“明天干活,今天就這樣了,宿舍樓里自己找地方休息!

    廠房旁邊有棟四層的樓房,就是那人說的宿舍樓。有戰隊的人帶著,搜索隊員們烏泱泱的就進樓找房間睡覺去了。

    韓煙煙沒跟著人群走,原地站了片刻,丁堯的司機拿著對講機小跑著過來:“老大叫你!

    韓煙煙跟著他進了宿舍樓,上了四樓。這宿舍樓跟大學宿舍似的,房間里都是鐵架子的雙層床。有的大開間能住二三十個人。

    韓煙煙還看到孫立軍在樓道里給別人療傷。受傷的人齜牙咧嘴的,一邊喊痛一邊罵娘:“操,這幫喪尸讓人給關在廠子里出不去,互相啃,養出了十多只變異喪尸出來,跟養蠱似的,真他媽活見鬼!”

    這種情節韓煙煙過去在很多喪尸末世文里都看到過。真的身臨其境,想起之前聽到的那些嘶吼聲,韓煙煙覺得后背涼涼的。

    四樓的房間跟樓下不一樣,從開著的門朝里看,都是有席夢思床有桌椅的正經房間,應該是工廠管理層的宿舍。

    丁堯挑了走廊盡頭的那一間。

    “我開個會,屋里有飯,你自己吃!倍蛘f,“今天住這間!

    他說完,看了她一眼,下樓去了。

    韓煙煙自己進了房間,簡單的單間,有個雙人席夢思床,鋪著干凈的床單,應該是丁堯空間里自己帶來的。床頭有張書桌,放著個飯盒。韓煙煙打開飯盒,里面有四個饅頭。桌子上還有一罐打開的肉罐頭。

    韓煙煙知道,今天晚上,她要和丁堯一起睡在這個房間了。

    她抓起饅頭,狠狠咬了一大口。

    韓煙煙抿抿嘴唇,說:“我可以去拾荒,參加搜索隊……”

    圓臉盤“嗤”的又笑了一聲,這一聲從鼻腔里發出來,帶著明顯的鄙視:“就你?小細胳膊小細腿的,還沒遇到喪尸,就得先讓活人給輪死!

    韓煙煙咬了咬嘴唇,倔強抬頭:“那我也不干!

    丁堯兩根手指夾著煙,問:“水冰雙系?”

    韓煙煙點點頭。

    丁堯說:“給我看看!

    韓煙煙會意,把水果刀交到左手,騰出右手來。在她很用力很用力之后,她的掌心出現了一個冰球,比蘋果大些,比菠蘿小些。

    “如果有水,會容易點!表n煙煙低聲說。但是她沒辦法先凝水,再冰凍,因為凝水也很費力氣。短短幾秒,她只能給丁堯展示一項異能,比起冰異能,水異能更加無用。

    韓煙煙其實沒這么弱。她自己能感覺到,身體里的異能還很有些存量的。但她這十幾分鐘里才剛剛學會使用異能,很不熟練,使用起來便格外費勁。在別人眼里,她就弱得一比。

    這小冰球逗得男人們都笑了。圓臉盤更是不給面子的哈哈哈大笑。

    雷霆戰隊強者云集,能圍在丁堯身邊的都是強手。有個留小胡子的男人一邊笑得打跌,一邊打了個響指,一根鋼筆般細長的冰錐就在他身前凝成,瞬息間繞過幾個人的身體,從人縫間射向韓煙煙的手心。

    韓煙煙的冰球砰的就被冰錐炸裂了,她手心被炸傷,流出了血。雪白的手掌一片殷紅,像雪里紅梅。

    “老張你他媽悠著點!”圓臉盤先不干了,梗著脖子扭頭喊了一嗓子。

    老張哎喲一聲,說:“手滑了,手滑了。立軍你給治一下!

    一個絡腮胡的男人笑嘻嘻的上前,把手放在韓煙煙手上。韓煙煙皺著眉,但沒縮回手。手心本來還疼的傷口發熱發癢,幾秒鐘而已,絡腮胡移開手,韓煙煙的手心還有些血漬,但傷口已經消失不見了。

    真是厲害的治療異能。

    韓煙煙適時的用眼神和表情表現出“震驚”。美女臉上出現這種神情,男人們笑嘻嘻的,很是受用。

    剛才那個小冰球實在好笑,丁堯的嘴角都扯出抹笑意,他吐了口煙,問:“你是怎么活下來的?”

    韓煙煙垂下眼睫:“我以前有同伴……”說著,眼圈就紅了。

    韓煙煙有個算不上本事的本事。她常常極容易真情實感的投入到自己構思出來的情節或者角色里。譬如她要寫一段虐心情節,可能還沒落筆,只是在腦子里構思,就能先哭得稀里嘩啦。此時紅個眼圈、泫然欲滴什么的,真是信手拈來。

    語焉不詳的一句話,給了男人們充足的腦補空間。男人們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不知道每個人各自腦補了些什么,不過十有八九脫不開“一路靠男人保護,現在男人死了,自己孤身一人”的大綱。

    丁堯彈彈煙灰,加價:“三餐管飽,一天四個人,生病給藥!鳖D了頓,補充道:“他們給你的,都算你自己的!

    韓煙煙沉默了幾秒,抬眸看他:“謝謝你剛才救我。我……”

    “你不跟我走,我一離開,你就會被人拖走,輪到你明天下不了床,信不信?”丁堯淡淡的打斷她。
一码中特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