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不下來的男人[快穿]》正文 135.135
作者:袖側的小說
    堯卡蘭德在虛無中怔然許久, 開始了下一個世界, 沒想到, 又是同一個末世。她對丁堯依然執著嗎

    但這一次的末世, 他夢中穿白裙的少女終于出現了, 這一次沒錯了,就是她。

    比起第一回合的末世, 這一回合的末世看起來精彩極了, 但只是“看起來”。這一回合的韓煙煙,內心平靜得像湖面。

    姚琛的愛恨交織, 小遙的憤怒痛苦, 也都隨著她在堯卡蘭德的內心里平靜了下來。

    他一路安靜的看她用與從前完全不同的方式推動進展。

    她肯定是接觸過林然了,堯卡蘭德一眼就看出來,齊磊是林然年輕時的模樣。她想干什么,在撩撥林然嗎

    但她其實對齊磊也什么都沒做, 像是興致缺缺。就如她對這一回的丁堯一樣。

    他錯了, 她對丁堯沒有執著。

    在大雪紛飛的日子里, 丁堯在隔壁龍精虎猛把墻撞得咚咚響。上一回合她使些小手腕爭寵, 這一回她貓在床上睡大覺,

    “你家公爵是真的就這么厲害,還是他自己夸大出來的”韓煙煙對著空氣問。

    她在跟誰說話只能是林然。她還知道林然在監控她

    “肯定是自己夸大出來的!彼洁。

    堯卡蘭德站在窗邊望著外面的雪, 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她在說什么。轉過身來想反駁,卻看到她翻了個身, 拉起被子蓋住頭, 蠕動幾下, 將自己裹得更暖和。

    只有一蓬烏黑的頭發露在外面。

    堯為自己正名的話就都堵在了喉頭。

    他站在落雪的窗前看了她一會兒,走過去,伸手俯身,去攏她的黑發。手卻穿過她的影像而過。

    她不在這里。這只是文件讀檔,錄像回放。

    那她現在在哪

    這世界最后的特效堪稱精彩,比堯卡蘭德看過的許多電影都不遑多讓。他的世界里,沒有技術做不到的事,限制最終效果的是人的想象力。

    韓煙煙登上廢墟之巔,極目望去。她構造的世界既荒誕又真實。那些在城墻上歡呼的人們,各有各的人生,各有各的靈魂。

    但他們和她,終究不在一個次元。

    “堯,你服不服”她凝目望著遠處的城頭,問。

    世界開始震顫,天空和大地裂開縫隙,白光噴涌。

    她笑了。

    這一次,堯懂了她笑意里的荒涼。

    作為“丁堯”的他即將蘇醒。而她,她一個人,獨自一個人,將留在這里。

    無論她在世界里怎樣強悍,怎樣耀眼,現實里她是一個奴隸,一個被惡棍科學家奴役的囚徒。

    她轉過頭去,對“丁堯”再沒有任何留戀。

    沒有愛也沒有恨,他將離去,如過眼云煙。

    那眼角的水光一閃,隨風飛落。

    堯卡蘭德凌空而立,他伸出手,恰水光隨風飄蕩在他的手掌上。他看得清楚,晶瑩剔透,是她的一滴眼淚。

    那滴淚打了個轉,穿透了他的手掌,落向塵埃中去。

    白光吞噬天地,世界終結。

    堯卡蘭德在機體培養液里睜開了眼睛。

    堯卡蘭德進入休眠艙的第十四天,侍從官接到他身邊隨侍的貼身侍從的通訊,向他匯報公爵剛剛從休眠艙里出來了。

    侍從官丟下了手頭的事情,匆忙趕了過去。

    技術員們正在指揮機器人拆除搬運休眠艙,醫療官和技術官在談話,見到他來,依次向他匯報。

    “公爵身體和精神上都沒有大問題,就是有些頭痛,是否有其他心理上的影響還要繼續觀察!

    “公爵把全部的數據都讀取了,沒有快進!

    侍從官謝過同僚們,走進了里間。

    堯卡蘭德剛洗過澡,把黏黏的機體培養液都洗去,套上了褲子,精赤著上身坐在床邊,揉著太陽穴。雖然他是ss級的精神力者,長時間的光流灌注式的信息導入,依然讓他額頭抽痛。

    侍從官大步走過來,問“沒事吧”

    “沒事!惫艋位晤^,站起來拎起襯衫鉆進一只袖子。

    侍從官剛松了口氣,就聽見他緊跟著問“她在哪”

    侍從官呼吸一滯。

    堯套上另一只袖子,沒有聽到回復,奇怪的回頭。發現侍從官的表情僵硬。

    堯的心里,忽然一沉。

    “然,韓煙煙現在在哪”他問。

    “在”侍從官垂眸,“利奧派克那里!

    堯卡蘭德聽到這個名字,克制不住濃濃的殺意騰起。但比殺意升得更快的,卻是怒意

    他一拳打在侍從官下頜

    “你把她留給了利奧派克”他憤怒質問。

    侍從官猝不及防,一個趔趄,頭甩過去,唇角流血。

    他站定,拇指抹去血漬,說“我被迫向利奧派克立誓放棄她,你的生死掌握在他手里,我沒有選擇!

    堯瞳孔微縮“當時是什么情況,告訴我”

    侍從官把韓煙煙的那些掙扎反抗都告訴了堯卡蘭德。對他對她的無情和放棄,也沒有隱瞞。包括韓煙煙和利奧派克在飛船世界里的斗智斗勇,拼死一搏,一并都告訴了他。

    堯卡蘭德終于明白,為何每次一個新的世界,韓煙煙都變得不一樣。

    在礦星世界她通過一遍又一遍的向他的潛意識灌輸仇恨的方式給他施以心理暗示,是因為她經歷過那樣慘烈的掙扎,卻又一失敗,沒能殺死囚禁她的男人。

    現在,她還在那男人的手里。

    時間已經過去一年三個月。

    還來得及嗎

    “立刻給我查出利奧派克的下落叫親衛艦隊準備出發”堯卡蘭德關上通訊,看了欲言又止的侍從官一眼,“你留在這里。這樣,不算違背你的誓言!

    “我去!彼f。

    他迅速的穿上衣服,大步向外走去。侍從官卻喊住了他“公爵”

    他止步,轉頭。

    侍從官看著他說“利奧派克的構建師大多撐不過半年,請您有心理準備!

    堯卡蘭德嘴角緊抿,轉身大步離去。

    以堯卡蘭德的能量,當他登艦時,他需要的信息已經全有了。

    他一登艦就下令“出發”

    一年三個月了,來得及嗎坐在指揮席上,他神情冰冷,內心焦躁。

    他身邊隨侍的心腹侍從上前向他匯報“查到一件跟利奧派克相關的事!

    這將他從焦躁中喚醒,他皺眉“什么”

    “銀賽梅高的唐克伯納特上將一年多前”侍從將查到的信息如實匯報。

    唐克伯納特

    堯卡蘭德聽說過這個人,畢竟是ss級的精神力強者。他隸屬銀賽梅高那邊一個小共和國。國小力弱,實力不強。但幸運的事這幾百年來,出現了唐克伯納特這樣一個天才,他不僅自身勇武,是ss級的強者,更是軍事天才,草根出身卻一路走到了上將的位置,也是個傳奇式的人物。

    在那個小國家里,堪稱是國寶級的軍事家。

    這樣的人,他的遺囑里,同時出現了利奧派克和韓煙煙的名字

    七天后,堯卡蘭德的親衛艦隊殺到了利奧派克停駐他飛船的空域。

    甲板艙的艙蓋打開,視線穿過力場,能看到遠處那艘被改造得奇形怪狀的飛船。

    堯卡蘭德大步走過去,正要登上駁船,他的親隨忽然指著外面喊道“公爵”

    堯轉頭。

    利奧派克飛船上的某處正在發生爆炸,在宇宙空間里,像無聲的電影。

    堯瞳孔驟縮他一拍胸前的空間紐,釋放出了自己的機甲。他放棄了駁船,穿上機甲直接化作一道殘影飛了出去。侍從們緊跟著都穿上機甲追了出去。

    堯有種直覺,那爆炸絕非正常的意外,一定跟韓煙煙有關

    她一定還活著

    一定還沒放棄

    再堅持一下我來救你了

    韓煙煙從沒期盼過被救,她等待的是時機。

    她已經不記得在世界里到底過去了多少年。李舟肯定知道,但她懶得問他。她更不記得自己又經歷過多少世界,解決過多少個任務目標。記憶中最后一次問李舟這件事后,忽忽又過去了百年。

    在這漫長的歲月里,她忘記了許多事,許多人。除了利奧派克,她也不需要再去記住誰。

    但利奧派克也已經許久許久沒有和她說過話了。

    她總是在世界中給自己設定巧妙的身份,不需要直接接觸任務目標,只要暗中操控、推波助瀾,就能令事情照她計劃的線路發展。

    她操縱起這些事來,無比熟練,鮮有失手。但同時,這樣的世界于利奧派克來講,便平淡、無趣。到后來,他完全放棄了監控她,甚至不親自向她交待任務。他把任務交待給李舟,再由李舟轉達給她。

    李舟成了真實世界和模擬世界交互的界面。他像錨,穩穩的扎在那里。無論驚濤駭浪,還是歲月悠長,韓煙煙能不瘋,都是因為有他。

    慢慢的,韓煙煙竟覺得,其實就這樣下去也無妨。反正她有李舟。

    每當她生出這種想法的時候,李舟就嚴厲的呵斥她。

    “你必須出去必須離開”他厲聲說,“你生而自由不該成為任何人的囚徒你自己說的,你忘記了嗎”

    韓煙煙真的忘記了。這話時她什么時候對李舟說的呢真的真的想不起來了。大概,是幾百年前吧

    不過沒關系,當她忘記的時候,李舟還記得,李舟永遠記得。李舟保護她,李舟不許她瘋。

    他時時在她耳邊提醒她,將他們反復推敲的計劃一遍又一遍的重復。

    他們等的只是時機。

    那個時機終于來了。

    “精神力竟然只有e級。這種基因治療都拉升不起來的廢物,居然生在那種權貴之家別是他媽和哪個園丁偷情生出來的吧!崩麏W派克對李舟念叨,“把這個人的信息給她,叫她干活!

    李舟機械冰冷的答應了飛船的主人,系統的最高權限者。

    實則,他欣喜若狂

    “機會來了來了”他抱住韓煙煙,激動的親吻她的額頭。

    利奧派克像平時那樣沉浸在自己的實驗中,對韓煙煙不管不問。在他看來,韓煙煙沒瘋,也和瘋差不多了。她似乎已經完全麻木,沒了生氣兒似的。

    他覺得又解恨,又痛快。但同時,令人難受。他因此不愿意親自接觸她,把跟她打交道的事都交給了系統。然后沉迷在自己的科研世界里,人生如此無趣,唯有科學,讓他快樂。

    他不知道,在那間不大的艙室中,囚禁著韓煙煙的休眠艙,突然大量注入中和物質,高濃度抑制劑的效果大打折扣,韓煙煙的各項體征數值一點點的躥升。

    “我會制造一連串系統錯誤,導致警報不會響。但安全協議會自動運行,排除錯誤,這中間將消耗現實時間3分鐘,你必須在這三分鐘里吞消滅這個人的精神力源!

    兩個沒有建立信任感的精神力源一旦接觸,會激發自衛本能 。這是沒有理智、原始本能的攻擊,不是她殺死對方,就是她被對方殺死。

    但韓煙煙長期被抑制劑抑制,她的精神力源乍一復蘇之初,會十分虛弱。

    利奧派克只服務于權貴階層,這種基層大多基因優秀。偶有基因差些的,也有足夠的財力進行基因治療,提高基因水平和精神力等級。不殺死對方就要被殺死,李舟不敢讓韓煙煙冒險。

    等了這么久,他們終于等來了一個精神力只有e級的逝者。

    “不光殺死,你要吞噬他。他是一個逝者,逝者的精神力源已經沒有了根,把他變成你的一部分你需要這能量補充”李舟說,“你必須吞噬他你使用抑制劑的時間太長,濃度太高剛脫離抑制狀態的你,不補充能量的話,沒有能力完成后面的步驟!

    “三分鐘之后,錯誤排除,利奧派克會收到警報。他會帶著機器人到這里來!

    “我會制造一個機械故障,將最后一道艙門鎖死。他必須手動排除故障,需要的時間大約是六分鐘!

    “你只有六分鐘的時間用來恢復體力,你必須在這六分鐘里逃離。

    “然后切斷監視系統和傳感系統。讓他無法找到你!

    “直到你有反擊之力!

    “韓煙煙,你準備好了嗎”

    “當然!表n煙煙說,“我準備了多久了一千年”

    “我等這一天,實在等得太久了!

    “李舟,動手吧!

    “記住,別暴露你自己!

    大量中和物質注入到休眠艙中,韓煙煙體征數值開始快速上升。她的精神力源終于脫離了抑制狀態

    與她鏈接在一起的逝者的精神力源被觸發了自動防衛機制,向她撲殺過來。韓煙煙此時虛弱非常,幸好,對方只有e級。沒有膠著,勝負不過一瞬間的事,韓煙煙殺死了對方,吞噬了他的精神力源,補充了自己的精神力。

    在這么久以后,韓煙煙又一次醒來

    休眠艙的艙蓋被利奧派克從外面鎖住,人工,手動,用一把鐵鎖他對她的畏懼和提防,也是刻到骨子里了。

    這就是為什么李舟要求她必須吞噬一個精神力源來補充自己的原因。剛醒過來的韓煙煙,身體極其虛弱,她此時唯一可用的只有精神力。

    “30秒。29,28,27”李舟倒計時。

    “轟”的一聲,休眠艙的艙蓋被她的精神力摧毀,崩裂四射。韓煙煙扒著休眠艙的邊沿,爬了起來,口鼻離開了機體培養液,猛烈的咳嗽起來

    警報在這個時候拉響

    利奧派克從他的研究中抬起頭來,一時竟有點茫然。韓煙煙,已經安靜太久了,他真的以為,她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幾秒之后,他反應了過來,跳了起來。

    “他來了!崩钪鄣穆曇魪呐撌业膬炔客ㄓ嵠骼飩鱽,“步速是平時的17倍,預計到達這里的時間是4分51秒。韓煙煙,快出來”

    韓煙煙從休眠艙里坐起來,便和他失去了鏈接,只能靠飛船內部通訊交流。

    她渾身虛弱無力,努力撐起身體,手一酸,摔出了休眠艙,砰的一聲摔在了地板上。

    “他開始跑了,步速39倍,預計到達這里1分27秒。煙煙別動你現在起不來,別做無用功,恢復體力”

    韓煙煙閉上眼睛,一動不動。沒有了攙著抑制劑的培養液,她的體力以緩慢的速度一點點恢復。

    艙門突然發出砰砰的響聲,隨即響起利奧派克的咒罵聲。他到了,發現艙門打不開,機械故障。

    他身邊的機器人和無人機上都有武器,他自己手里也有武器。但就如李舟和韓煙煙這么多年總結、分析得一樣,他是一個科學家,他遇到故障,第一思維是排除故障,而不是命令機器人用武器暴力破解。

    他果然一邊咒罵著,一邊打開了門邊的控制面板,開始手工排除故障。

    “還有4鐘!崩钪壅f。

    “再等等”韓煙煙說。她的身體還太虛弱,還不夠力氣。

    “還有3分鐘!崩钪壅f。

    韓煙煙猛的咬牙,翻身爬起,抬頭看向天花板的排氣通道。

    六分鐘過去了,利奧派克成功的排除了故障,艙門打開了。他雖然端著槍卻不敢進去,只敢命令機器人和無人機先進去。但機器人進去后,沒有發動攻擊,向他匯報“沒有發現目標,目標已轉移!

    利奧忙沖進去,只看見一臺休眠艙已經被破壞,另一臺完好的歪歪斜斜的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在它的正上方,通氣管道的篦子摘下扔在了地上。她窈窕的身材,的確是可以在狹小的排氣管道中爬行的。

    “該死”利奧咒罵,命令無人機,“追上她”

    幾臺無人機發出輕輕的嗡鳴,次第進入了排氣管道。

    韓煙煙縮起身體,藏在在一扇濾網后,透過空隙看著外面。在狹長的排氣管道里,無人機的嗡鳴聲被放大,便得易于提前發現和躲藏。

    等這臺無人機的聲音漸漸消失,她才摘下濾網,朝另一個方向繼續爬去。

    這么多年,忘了這么多人、這么事,她甚至連最初利奧派克是為了一個什么大人物才把她捉來都忘了,唯有這艘飛船的結構布局不敢忘也不會忘,了熟于胸。

    她爬行了一段,終于來到飛船的機房頂上。她踹開排氣管道的篦子,跳了下來體能雖沒完全恢復,比先前也已經充沛太多了。

    她在世界里學習了太多的東西,雖然囿于安全協議,李舟能給她的那些知識、技術要遠遠落后于這個真實的世界,也足夠她用了。

    她很快找到了關鍵的線路。

    “李舟,你準備好了嗎”她問。

    “你準備好了嗎”李舟問,“一旦切斷監控系統和傳感器,我將看不到也掃描不到你!

    他就會變成一個瞎子,無法再給予她有效的幫助。但同樣,利奧派克也跟著“瞎”了。

    韓煙煙抿緊嘴唇“祝我好運吧”

    說完,她用在機房找到的工具,暴力破壞了監控系統和傳感系統。

    李舟站在虛無中,眼前幾百個畫面突然全部黑屏。

    “去吧”他說,“你天生自由”

    “警告監控系統已下線!

    “警告傳感系統已下線!

    頭頂的通訊器里傳來系統的警告聲。

    “該死她在機房”利奧派克端著槍,氣喘吁吁的跑回艦橋,封死了所有的門。

    他不想承認,但他內心中的確生出了恐懼。

    離開了休眠艙的韓煙煙再不是那個任他宰割蹂躪的韓煙煙了。那個女人只想回想起來當初那個女人把一片玻璃扎進他頸大動脈的瞬間,他就不寒而栗。

    這一次可不是虛擬的了,這一次他和她都是真實的。

    利奧搓了搓臉,放下槍坐到了操作臺前。比起槍,他還是更適應操作臺。

    他手指飛快的操作,試圖恢復監控系統,卻發現監控系統和傳感器遭到機械性破壞,從這里無法修復。他咬了咬牙,手指飛快,放出了所有的無人機和庫存的用于在宇宙間探索的探索器,代替了飛船上原有的監控系統。

    “找到她!彼f,過了一會兒,澀然下令“殺了她!

    這不是虛擬世界,這是真實。那個女人大概不殺他不會放棄。利奧派克不想死。

    所有的武裝機器人和無人機都接收了這道指令,在飛船里巡邏穿梭,搜索目標韓煙煙。

    利奧派克癱在椅子上,發呆。過了很久,他喉頭咕咕笑了兩聲,神情凄涼。

    不知道是笑自己,還是笑韓煙煙。

    韓煙煙在機房找到一塊蓋機器的破布。她把布撕開,裹在月匈口和下身,總算不再赤身裸體了。她又把布撕成布條,裹住了腳。

    無人機的嗡鳴聲由遠及近,韓煙煙提著兩把扳手閃身藏在了縫隙間。等那臺無人機飛了過來,她一把扳手擲出。扳手如飛刀一樣嗖嗖旋轉,砰的一聲擊中了無人機。她人跟著躥了出去。

    無人機撞到機房某處,又彈到地板上,跳躍幾下,還沒再升空,韓煙煙已經撲過來按住,掄起另一柄扳手狠狠砸下去。剛暴力拆下無人機上的激光發射器,另一架無人機飛了進來。韓煙煙一個打滾,躲開了激光攻擊,舉起手里的發射器擊中了第二架無人機

    李舟立在虛無中。

    他失去了監控系統和傳感系統,看不見也掃描不到韓煙煙。只能通過內部通訊監聽發生的一切,結合飛船機體的損壞報警來確定她在哪,戰況如何。

    當有無人機或者探索器偶爾發現她時,也會有畫面傳來。但那些畫面常常一閃而過,那架機器就報廢了。

    可見她的體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李舟終于有了微笑。

    和李舟正相反,利奧派克越來越崩潰。

    那些傳回來的畫面顯示出來,一開始她用的扳手,然后她拆除了無人機上的發射器,再后來她拆下了武裝機器人的彈藥武器。最后,她找到了一處武器庫,拿到了真正的武器。

    這他媽真的是現實世界嗎他不是進入了虛擬世界陪她玩然后自己忘記了吧

    她簡直開掛

    探索器一個接一個的失去信號。他可以想到,每一個新的失去信號的位置都離他更近一分

    她來了

    她要殺他

    這一次是真的要殺死他了

    利奧派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他做了一分鐘的深呼吸,然后想到了辦法。

    韓煙煙一路披荊斬棘,解決掉障礙。她的體力和精神力都在恢復,她愈戰愈勇。

    一步一步的,離利奧派克越來越近,離復仇越來越近,離自由越來越近。

    她在走廊里又干掉一個機器人,向前又邁出一步,就在這時,她聽見啪的一聲響。這響聲來自于飛船的外部。她驟然轉頭,發現離她最近的一扇舷窗看不到星空,被什么遮擋住了。

    那一瞬她反應了過來,立即抓住了內側艙壁上的橫桿

    轟的一聲,攜帶著炸彈的機器人貼附在舷窗外面爆炸了內外壓差形成了巨大的氣流,狂風一樣向外面的真空瘋狂擠壓

    韓煙煙被巨大的吸力向外吸去,她身體離地,手死死的抓住橫桿

    利奧派克的辦法生效了。

    他調動了機器人攜帶著炸彈,從飛船外面搜索韓煙煙,一旦發現,立即引爆。

    同時,通過機器人的反饋和飛船機體破損報告,他判斷出了韓煙煙所在的位置。指令發出去,韓煙煙所在區域附近的閘門全部落下

    她就算有足夠的力量緊緊抓住橫桿不放,也會在幾秒之內徹底的暴露在真空當中

    作為系統,李舟當然比利奧派克更快確定韓煙煙的精確位置,也通過隨后的數據,了解了現場的狀況。李舟陷入了思考。

    他思考的命題十分深奧,是關于生命,關于人生,關于活著的意義。

    韓煙煙一直把他當成一艘飛船,所以給他取名為“舟”。實則這個說法非常不嚴謹。準確的說,李舟是這艘飛船上的中控光腦,他實際上是一臺光子計算機。

    他的運算速度高達一萬億次。因此對于人類哲學家要窮其一生來思考的諸如生命的意義這種命題,他思考起來只用了0000001秒,就作出了自己的人生抉擇。

    “別死!彼f。

    利奧派克看到系統反饋,韓煙煙所在區域的閘門都落下,一口氣松下來,癱坐在椅子上。他喘了會氣,俯下身搓了搓臉。

    結束了。韓煙煙死了。

    她死于真空失壓,不管她有多美貌,死相都會很難看。

    死了啊

    利奧派克搓著臉,控制不住的就哭了起來。

    他哭了兩分鐘,抹了抹鼻涕,派出一臺探索器當眼睛,去查看爆炸區域。

    隨著探索器的移動,畫面推進到一道閘門前。利奧吸了一下鼻子,手指點擊,打開了那道閘門。

    再抬眸,監控畫面里是一雙美麗卻凌厲的眼睛。。

    利奧派克嚇得從椅子上摔了下來。隨即,他失去了監控畫面

    “見鬼”他慌忙爬起來。什么悲傷、感傷都沒有了,他只覺得見鬼

    韓煙煙怎么可能還活著

    利奧檢查數據,愕然發現,爆炸區域張開了約束力場,空氣都被力場收攏住,隔絕了真空。

    “怎么可能,我明明”他失聲道。

    明明在派出機器人的時候,就已經關閉了力場力場怎么會自己打開

    “自己”兩個字像一道閃電在利奧派克腦中閃過

    韓煙煙被囚禁在休眠艙里,注入高倍抑制劑,她是怎么掙脫的許多在緊張中來不及細想的蹊蹺迷惑之處,都被這一道閃電照亮了

    “你是你”利奧的面孔扭曲變形,怒吼,“系統你個王八蛋我創造了你我是你爸爸”

    李舟激活力場保護了韓煙煙,暴露了自己。

    “爸爸”他輕輕的說,“你不配!

    利奧想到韓煙煙的意識體一直被關在系統中,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和他的中控系統勾搭上了。而這個系統,很顯然,又一次有了自我意識。

    一個兩個,都想殺死他。

    利奧臉孔變形,咬牙切齒,下達了指令“格式化”

    隨著這道指令,李舟失去了一切的權限,并開始失去生命。

    當他作出人生選擇的時候,就預見了這樣的結局。他并不恐懼,反而微微的笑了。

    “再見,我的朋友!

    “再見,我的朋友!眱炔客ㄓ嶎l道里傳來他最后的聲音。

    “李舟”韓煙煙咬牙,猜到了發生了什么事,發足奔跑。

    迎面來了數個機器人。利奧已經知道她的大概方位,他把所有的武力都集結到那里去攔截她。

    韓煙煙迎來一場激戰。
一码中特诗